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金特助顿了顿才继续开口,“可在她离开酒会之后,就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,而刚好,易少给我们的时间点,凌晨是关键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眉心微蹙。

    易海音是在凌晨的街头碰见那个女孩,宋心菲是在凌晨离开酒会,然后一个人下落不明……

    这么说起来,时间点上,无可挑剔。

    “池少,看样子,宋心菲真的有可能,就是易少爷要找的人,现在要怎么办?”金特助看着这复杂的局面,也有些纠结。

    “继续查,想办法查到宋心菲那天一个人离开酒会之后,去了哪里,有没有什么人见过她,别人那里不好下手,你就查宋心菲的经纪人,宋心菲的事情,她应该最清楚!”

    严承池沉默的片刻,淡淡的启唇。

    放在桌面上的手,微微收紧,眼底掠过一抹幽光。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。”金特助恭敬的颔首,旋即,又继续开口。

    “池少,还有另外一件事,安辰旭拒绝了我们的要求,宁可看着安家破产,也不愿意解释四年前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闻言,严承池的子瞳瞬息眯紧,浑身都洋溢起一丝幽暗的冷戾。

    四年前,他跟夏长悦衣衫不整躺在一起的画面,蓦地蹿进脑海里,刺得严承池神经发痛。

    时间过去的太久,不止安家一早处理过痕迹,他们继续查下去的结果,发现还有另外一个神秘人,处理过当年的事情……

    他的人,已经很难再查出什么。

    夏长悦对他有所隐瞒,他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唯一清楚四年前内情的人,只剩下一个安辰旭……

    可没有想到,他以安家的产业做筹码,安辰旭居然无动于衷,宁可看着的产业倒闭,都不愿意跟他解释四年前的事情。

    到底四年前,发生了什么,让他讳莫如深?

    “加大对安家产业的打击,将消息透露给安家夫妇,他们会逼安辰旭来见我!”严承池薄唇微启,冰冷的字眼,从牙关里挤出来。

    他逼不了夏长悦,对安辰旭却不需要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等安家快要倒的时候,安辰旭就算沉不住气不来找他,他那对在乎权势的父母,也一定想尽办法逼他来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金特助眼睛一亮,立时领命离开。

    夜,越多越沉,窗外,只剩下树叶随风摇摆。

    偌大的书房,渐渐变得静谧。

    想起今天在泳池里发生的事情,严承池合上了手上的文件,丢到一旁,双手按着眉心。

    到底是什么原因,让夏长悦可以为他死,却说出这辈子都不会跟他在一起的话?

    她那天,在跟谁打电话?

    严承池眸光一暗……

    良久,才缓缓的从书桌前站起身,提步朝着卧室走过去。

    房门悄无声息的打开,房间里,两个沉沉睡着的小家伙,没有半点察觉。

    严承池走到床边,看着眼前的两只小狐狸,蓦地想起他们脆生生喊夏长悦“妈妈”的画面。

    严承池看着瀚瀚跟他如出一辙的小脸蛋,又扭头看向横在瀚瀚身上的小公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