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池,你……”叶明莎看着他决绝的态度,一下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很奇怪?还是很意外?我早就说过,我不承认的婚事,不承认的女人,永远都不会变成真的,同样的话,我不想再说第三次!”

    严承池缓缓的站起身,踱步走到她面前,单手撑在桌子上,垂眸盯着叶明莎震惊的脸。

    “瀚瀚和茉茉是我的孩子,我暂时不打算让任何人知道,管好你的嘴,要是走漏了半点风声,不管跟你有没有关系,我都会算在你头上。”

    叶明莎:“……”!!!

    “这对我不公平!”叶明莎激动的吼道。

    “公平?”严承池像是听见什么笑话,冷冷的转过身,单手插兜。

    挺拔的身影,透着绝对的肃杀,“从你明知道我不会跟你在一起,却顶着我未婚妻的名号纠缠不休的时候,就应该知道,你已经失去了让我对你公平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话落,严承池丢下一个面色惨白的叶明莎,头也不回的出了餐厅。

    朝着院子里玩耍的两个小家伙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池,你一定会后悔的!”叶明莎看着他冷漠的背影,不甘心的低吼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公寓里。

    颜灵一觉睡得很沉。

    恍惚间,看见一个男人朝着她走来,想要抱她,瞬间吓得惊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床上,半响,才反应过来,是梦。

    窗外,天色已经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居然睡了这么久……

    下意识的伸手摸到床头的手机,想看一下时间,却看见了手机上,一连串的未接来电。

    人一下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点开一看,全是同一个人打的。

    易海音找她,有急事?

    颜灵回过神,连忙回拨了一个电话过去。

    电话才响了一声,就被人接起来了,速度快的,就像是一直拿着手机在等。

    “易海音,你找我?”颜灵轻声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一开口,发现自己的声音嘶哑的像是被砂砾磨过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哭过?”易海音略微有些缓慢的声音,从电话那头传来,透着一丝惊讶。

    “不是,只是有些感冒。”颜灵蹲在床上,用被子包裹着自己,随口找了个借口,敷衍过去。

    然后,才问道,“你找我,是因为今天拍摄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短暂的停顿,让颜灵以为她猜对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只是想要带我入戏,我不会放在心上……”颜灵说着,脑海里,闪过今天易海音吻上她的画面,声音微微顿了顿。

    胸口,莫名的有些压抑。

    她说不上来,只是觉得易海音抱着她的时候,她总觉得有些熟悉。

    但她当时只顾着害怕,根本想不到其他的,现在再提起来,反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我想见你。”电话那头,安静了很久,才又传来易海音清冷的声音。

    悠扬、疏离、又透着说不出的孤寂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颜灵看见了夏长悦留在床头的纸条,拿起来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然后开口,“不好意思,我今天跟别人约好了,没有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电话那头,又是很长时间的沉默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