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一个剧组的小编剧,能自由进出他的别墅,甚至进入他的卧室……

    这本身就不寻常。

    她不是傻子,只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男人逢场作戏很正常,只要能一直留在他身边,她相信,她才会是那个能陪着他一辈子的女人。

    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叶明莎彻底慌了、乱了,抱着最后一丝希冀,看着没有说话的严承池。

    像是觉得胃口吊够了,严承池才慢条斯理的放下筷子,抬起头。

    妖魅的脸庞,背着光,完美的轮廓上,晕开一层淡淡的光影,如同圣光。

    薄唇微启,一字一顿,“我儿子从来不乱喊人,女儿也是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落下,叶明莎愣住了。

    瀚瀚和茉茉想也不想的抬起小脑袋,看着夏长悦,齐刷刷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妈妈!”

    “妈妈!”

    两道稚嫩的声音,要多响亮有多响亮。

    喊完,还扭头看向严承池,像是等着夸奖……

    什么叫绝杀?这就是!

    饶是叶明莎再蠢,也看明白了。

    这饭桌上的四个人,是一家四口,而她,才是那个外人!

    “池,你忘了伯父说过,只有我能……”叶明莎的话还没有说出口,严承池凌厉的目光,已经扫了过去。

    立时,她脸色青紫,却不敢再多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只是坐了下来,不甘心的瞪着夏长悦。

    气氛,一瞬间尴尬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嗡嗡——”夏长悦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她如释重负般,拿出手机,瞥见上面的来电显示,才猛地发现,她已经出来好几个小时了!

    “瀚瀚,你是哥哥,要帮我照顾妹妹,我还有事,必须得走了。”夏长悦想起一个人留在公寓的颜灵,着急的看向严承池。

    想要说话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最后只是看了他一眼,就拎着包,飞快的朝着别墅外面跑。

    餐厅里,少了一个人,刚才还精神奕奕的两个小家伙一下就蔫了。

    委屈的看着严承池,用眼神责怪着他刚才怎么没把小悦悦给留下来。

    他们才不要后妈,他们要自己的亲妈!

    严承池放下筷子,看着她消失在眼前的身影,一下没了胃口。

    看着两个已经吃饱的小家伙,就让保姆带着他们去散步。

    “池,你是不是忘了,伯父说过,你自小不是在财阀里长大的,根基不稳,你的妻子,只能是我,否则财阀里那些老家伙,是不会服从你的管理。”

    叶明莎见餐厅里没有其他人,立时沉不住的开口。

    这也是她能一直看着严承池对她冷冰冰,却还坚持这不放弃的理由。

    只有她,有资格站在他身边,这是命中注定的!

    “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女人生的孩子,也根本得不到严氏财阀的认可……”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叶明莎的话来不及说完,严承池已经一手挥落了桌子上的碗碟。

    棱角分明的脸庞上,阴霾密布,透着嗜血的阴鸷,狠狠的睨着她,“我的孩子和女人,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,再让我从你嘴里听见半句诋毁,我会让人拔了你的舌头!”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