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这个酱鸭是秘制的,味道很特别,如果没有调料方子,是做不出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盛碗汤,你平时要管理这么大的集团,肯定累坏了,伯父他很担心你,一直让我提醒你要记得好好照顾自己,我记得他让我带回来的礼盒里,就有安神补脑的补品,你一定要记得吃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整个饭桌,全是叶明莎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像是根本不用吃饭,全程都在给严承池布菜。

    喋喋不休的说着话……

    听得夏长悦连一口汤都喝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叶家不是大财阀吗?大家族的千金,难道不知道饭桌上应该闭嘴吃饭吗?

    看着也安然享受她伺候的严承池,握着筷子的手一紧,差点把碗戳破了!

    可她不吃,两个宝贝还要吃。

    忍,千万不能掀桌子……

    倏尔,像是察觉到夏长悦情绪的变化,严承池淡淡的目光,朝着她的方向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嘴角勾起邪肆的笑意,从容优雅的将叶明莎夹到他碗里的菜,送到嘴里。

    细嚼慢咽,心情大好的看着她气鼓鼓的腮帮子。

    一直在狼吞虎咽的两个宝贝,像是齐刷刷的感觉到了夏长悦低落的心情,都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瀚瀚黑漆漆的大眼睛一眨巴,看了一眼一直在聒噪刷存在感的叶明莎,小眉头皱了皱。

    当着他的面,就敢跟他的小悦悦抢野男人?

    杀!

    “妈妈,我要吃这个!”瀚瀚蓦地开口,一上来就是惊天地泣鬼神的姿态。

    那声妈妈,喊得脆生生的,完全没有半点生疏。

    话一出口,看着愣住的夏长悦,小胖手还特别麻利的从桌子底下扯了她的衣服一下,朝着她眨眼睛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一愣。

    瀚瀚很少喊她妈妈,连她自己都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可当她抬起头,看见叶明莎一脸震惊,张大了嘴合不拢的样子,她忽然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她的大宝贝,是担心她受委屈。

    夏长悦心底一暖,刚准备说自己没事,就听见叶明莎一瞬间拔高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夏编剧,你跟池的孩子……不是、你怎么会是妈妈……”叶明莎太过震惊,半响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。

    下一秒,一直扫荡美食的小公主也抬起头粉雕玉琢的小脸,笑眯眯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妈妈,我也要吃哥哥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叶明莎嚯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动作大到,连椅子都弄翻了。

    目光从夏长悦的身上掠过,旋即,看向两个一直粘着夏长悦的大小宝贝,最后,不敢置信的扭头看向严承池。

    哆嗦着唇瓣,连声音都在颤抖,“池,刚才是我听错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夏编剧肯定是因为经常来别墅,所以两个孩子都跟她比较熟,小孩子嘛,都比较喜欢乱喊人……”

    叶明莎说着,连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。

    严承池有孩子的事情,就已经够让她震惊了,她还没来得及查清楚这两个孩子是怎么蹦出来的,现在却是彻底的傻眼了!

    严承池从来不让女人近身,她连碰他一下,都会像垃圾一样,被他嫌恶的拨开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