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叶明莎又是一副女主人的姿态,吩咐着身边的管家。

    管家刚准备说什么,看见严承池没有反对,才恭敬的退下去。

    等夏长悦换好衣服下楼,客厅里的气氛就更尴尬了。

    保姆早就替两个小家伙换好了衣服,抱着他们在客厅玩拼图,看见夏长悦,瀚瀚和茉茉都毫不犹豫的冲上去,一人一只大腿,猛地抱住。

    “小悦悦,抱!”

    “小悦悦,抱!”

    两道稚嫩的声音,异口同声。

    夏长悦: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明显在争风吃醋的两个小家伙,夏长悦囧囧的站在那里,抱谁都不是。

    “小悦悦,我今天帮你对付了欺负你的坏女人,瀚瀚大王要抱抱!”瀚瀚朝着餐厅方向一指,落到叶明莎的身上。

    夏长悦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还来不及反应,就看见抱着她另一只大腿的小公主急了。

    也想要数出一点功劳,可是憋了半响,都没有想出来自己做了什么贡献,只记得自己装哭骗小悦悦了,憋红了粉雕玉琢的小脸蛋。

    一着急,扭头就朝着客厅里的严承池,一下就扑进严承池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粑粑,小公主要小悦悦喂我吃饭饭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严承池眼眸都没有抬,开口答应。

    夏长悦:“……”他都不需要问当事人意见的吗?

    “你耍赖!”瀚瀚看着找严承池出头的茉茉,怒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哥哥,跟妹妹抢,羞羞脸!”茉茉往严承池的怀里一蹲,开心的抱着他的脖子撒娇。

    坏蛋哥哥有小悦悦,她有粑粑!

    等一下还可以让粑粑替她抢小悦悦,机智!

    整个别墅客厅里,最不在状态里的人,是刚从餐厅走出来,准备叫严承池吃饭的叶明莎。

    听见四个人的对话,半响回不过神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什么状况?

    为什么她有一种,走错了地方的感觉。

    眼前这四个人,看着就像是温馨的一家四口,她则成了完全多余的那一个……

    半响,才憋出一句,“夏编剧,你真是会哄孩子,有时间,能不能教教我?”

    闻言,夏长悦嚯的抬起头。

    叶明莎想要学怎么哄孩子,是因为大小宝贝吗?

    严承池工作这么忙,叶明莎又住着这里,是不是以后,都会是她照顾她的大小宝贝?

    夏长悦心里一抽,说不出的酸涩。

    咬着唇,看着一直沉默,置身事外的严承池,一时也不知道要不要接话。

    她不想教叶明莎,一点都不想。

    她的大小宝贝,她想自己照顾,可是严承池根本不会将孩子交给她……

    “愣着做什么?想饿坏我女儿?”严承池抱着茉茉走到餐厅门口,扭头看向夏长悦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察觉到自己晃神了,神色微窘,连忙抱起瀚瀚也进了餐厅。

    偌大的餐桌上,布满了精致的菜肴,比她做的不知道要好多少倍,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。

    可看见坐在严承池身边的叶明莎,夏长悦一下就没有了胃口。

    “池,你尝尝这个,我记得你喜欢吃鱼,我特地让厨房把鱼骨都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