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严承池的声音很轻,一字一顿,就像敲在她的心上。

    夏长悦全身的鸡皮都起来了……

    她怎么都没想到,严承池居然还会记得这件事,甚至拿出来找她算账。

    当时要住到他的别墅,她担心他会发现什么,从来不敢在自己的手机里留瀚瀚的照片。

    可倘若照片里没有一张孩子的照片,那不是更加奇怪。

    她是逼不得已,才随便找了个孩子的照片,存在了手机里。

    “我从来没有说过,瀚瀚是辰旭哥的儿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让瀚瀚喊他爸爸!”严承池蓦地低吼,咬牙切齿的像是要吃了她!

    一想他的儿子,居然喊安辰旭爸爸,他就像吃了苍蝇一样。

    他的情敌,甚至比他还要早知道瀚瀚的存在……

    想起他第一次在医院遇见瀚瀚,严承池就恨得咬牙!

    那一次,如果不是安辰旭突然冲出来,说瀚瀚是他的儿子,他早就该看见瀚瀚的脸,他们父子也不用错过那么多的时光。

    他更加不会误会她这么久……

    可他更恨她的不解释!

    看着他误会,她居然还帮着安辰旭,让瀚瀚喊安辰旭爸爸!

    “我没有!”夏长悦沉不住气的开口,“我从来没有让瀚瀚喊辰旭哥爸爸,是瀚瀚以为你欺负我,所以才……”

    意识到自己居然在解释,夏长悦神色一慌,连忙住嘴了。

    就在她担心严承池继续追问下去的时候,房门蓦地响了。

    门外,响起叶明莎娇媚的声音,“池,厨房把菜都准备好了,该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一怔,旋即,从严承池的怀里出来,伸手就将捡起掉在地上的浴袍,重新的裹到身上。

    他们这样,太让人误会了,万一叶明莎进来……

    可偏偏,严承池就是看不得她在外人面前,刻意跟他撇清关系的样子。

    眸光一闪,淡淡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:“……”!!!

    不给夏长悦反应的机会,房门“咔擦”一声就从外面打开了。

    站在门口的,除了叶明莎,还有一脸急色的管家。

    看起来,像是想要阻拦叶明莎,却没有拦住,正担心着严承池会不会动怒。

    “夏编剧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叶明莎一进来,精美的眼角立时眯了起来,打量着跟严承池在一起的夏长悦。

    瞥见她身上湿透的衣服,还有裹着身上的浴巾,眼眸变得深沉。

    “叶、叶小姐。”夏长悦打了一声招呼,尴尬的扯了扯身上的浴巾,“那个、我不小心掉游泳池里了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是池好心带你回房间换衣服对不对?”叶明莎不等她说话,就兀自接了下去。

    将严承池的行为,都解释成了好心,直接替夏长悦把关系都撇干净了。

    夏长悦咂咂舌,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他们这副样子,明显就是有奸-情,换作其他女人,应该会质问她才对,可她怎么觉得,这个叶小姐,却像是在替她找台阶下?

    “管家,还愣着做什么?快去给夏小姐准备衣服呀。”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