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看见她脸上的泪水,夏长悦心头一紧。

    她放轻了脚步,走上前,什么都没有说,只是坐到颜灵身边,伸手抱住她不停发抖的身子。

    颜灵转身就扑到了她怀里,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什么事都没有了……”夏长悦轻轻的拍着她的背,像哄孩子一样哄她。

    “小悦悦,我好难受……我觉得自己好脏……”颜灵哽咽着,破碎的声音,从喉咙里挤出来。

    “胡说,我的灵儿是天底下最干净的女孩,你怎么会脏,只是拍戏,易海音他应该不是有意占你便宜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以为她在介意刚才的事情,下意识的想替易海音解释。

    话还没有说完,靠在她怀里的颜灵蓦地抬起头,眼神里带着绝望。

    “不!不是拍戏,是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的什么?”夏长悦子瞳一紧,抱着她的手,无声的收紧。

    看着咬唇不说话的颜灵,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在心头蔓延。

    “灵儿,你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我什么都不知道,我只是走在路上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……”颜灵像是隐忍到了极限,压抑在记忆最深处的恐惧,一瞬间爆发了出来。

    抱着夏长悦,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只是断断续续的话,却也让夏长悦明白,她到底经历了什么。

    身体僵硬的,像是被打了石膏。

    颜灵不愿意告诉她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,更加不愿意追究,只想要等时间过去,等她把那些事情都忘记。

    可偏偏,今天跟易海音的一场戏,却让她把那些事情都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是我不好,我连你发生了什么事都不知道,我早该发现你这段时间不对劲。”夏长悦紧紧的抱着,红着眼眶,却不敢哭。

    只能一遍遍的安慰颜灵。

    “我去跟导演说你身体不舒服,我们不拍了,我送你回家休息。”夏长悦松开手,就转身出去。

    刚走到门口,就看见跟着易海音身边的老侍者,恭敬的等在门外。

    看见她,先是愣了一下,然后才开口,“我们易先生,想要单独见一下颜灵小姐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:“……”

    易海音要见颜灵做什么?

    夏长悦眸光闪了闪,扭头看向蜷缩在椅子上的颜灵,见她拼命的摇头。

    “灵儿今天身体有些不舒服,我正准备帮她跟导演请假,如果是因为刚才拍摄的事情,麻烦你转告易先生,灵儿是专业的演员,不会放在心里,不过下次他如果有什么突发奇想,还是提前沟通一下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老侍者听出了夏长悦的怒意,似乎还想说什么,却忍住了。

    微微点了一下头,就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夏长悦见颜灵状态不对,也不敢耽误,匆忙替她请了假,就带着她离开了剧组。

    -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她走了?”

    贵宾休息室里,严承池妖魅的脸庞,蓦地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将手里的茶杯,重重的放了下来,抬起头,瞪向汇报消息的金特助。

    “夏小姐好像有急事,很匆忙就走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