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看见颜灵出了拍摄场地,夏长悦随便找了个借口,连忙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刚走到外面,就看见蹲在拍摄棚外面,抱着膝盖在发呆的颜灵,心脏蓦地一疼。

    “灵儿。”夏长悦走上前,将水杯递给她,“先喝口水,别给自己太大压力,实在不行,我去跟导演说,我本来就不赞成导演加这种恶俗的戏份。”

    “小悦悦……”颜灵看着她,眼眶莫名就红了,伸手抱住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夏长悦这才发现,她手心凉的吓人,整个人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这根本不像自责,反而像害怕……

    “灵儿,你怎么了?你在害怕什么,怎么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了,我只是昨天没有休息好,有点累,记不住台词,我进去背台词。”颜灵蓦地打断了夏长悦,不等她把话说完,就慌忙的站起身,进了拍摄场地。

    夏长悦追进了拍摄场地,刚要说什么,忽然想起来,周围都是人。

    她跟颜灵的关系不能曝光,否则颜灵要承受的压力会更大。

    夏长悦咬咬唇,刚准备转身走回自己的位置,突然感觉到一道锐利的目光,一直停留在她的身边,蓦地回过神,抬头就朝着监控器的方向看过去。

    严承池伟岸的身影,慵懒的靠在椅背上,长指在膝盖上漫不经心的敲着。

    淡淡的扫了她一眼,就又别开了目光……

    做贼心虚,说的就是夏长悦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场戏的原型人物是严承池,她就连跟他对视的勇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甚至连他看她一眼,她都要担心他是不是看出了什么。

    夏长悦囧囧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,佯装若无其事的走回了自己的位置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拍摄,颜灵似乎找回了一点自己的状态,勉为其难的过了前面的部分。

    可这场戏,真正的亮点,在后面的激情部分。

    导演想要的,是那种能勾人心弦的画面,可颜灵太紧张了,夏长悦有些担心,她会不会演不出来。

    而且夏长悦发现,今天不止颜灵不在状态,就连易海音的反应也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好几次,抱着颜灵的时候,居然在发呆!

    他是在想什么,想的连自己在拍戏都忘了?

    “卡!”导演又怒了!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人是怎么回事,看着对方发呆?把人浴室抱出来,接下来扑倒呀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直白的指导,让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想笑。

    可瞥见导演黑沉的脸,又不敢笑。

    拼命的忍着。

    “我忘了。”易海音缓缓的松开抱着颜灵的手,一句我忘了,说的清冷无比,又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导演一下气得要冒烟,想起他的身份,又不敢发作,只能再次开口。

    “都先休息一下,好好找找状态,我们争取等一下一次过!”

    导演说了什么,易海音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,琉璃般的子瞳,定定的盯着坐在床上的颜灵。

    脑海里,不断的浮现出,那一晚,他抱起那个女孩的画面……

    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,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下一秒,易海音蓦地伸手抓住了颜灵的肩膀,将她准备站起来的身子,瞬间按到在床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