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亲昵的开口,“池,这么久没有看见你,我很想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眉心一拧,妖冶的子瞳迸发出深深的嫌恶,可一想到夏长悦就站在他身后,愣是握紧拳头,忍着没有推开叶明莎。

    “夏小姐。”管家看见楼梯口的夏长悦,开口问候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随着管家的声音落下,楼梯口处传来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夏长悦一脚踩空,滑了两层阶梯,还好及时抓住扶手,稳住了身子。

    她抬头,看着客厅里抱在一起的两个人,心脏像是一瞬间被人抓紧!

    “她是谁?”叶明莎精美的眼眸一眯,透着高傲的抬起下巴,朝着夏长悦看过去,眼神里,透着打量。

    她认识严承池四年,只知道他惊才绝绝,又尊贵邪魅,连财阀那些不服他的老东西都被收拾的服服帖帖。

    而且洁身自好,从来不让女人近身。

    那些女人别说是想要爬上他的床,就是想要他多看一眼,都很难。

    他就像是一座冰山,无坚不摧,也无人能靠近,从来没有人看见他柔软的时候。

    可他越是这样,就越是让人欲罢不能!

    叶明莎只要一想到有一天能征服严承池,浑身的血液都像烧开了一样,开始!

    可现在,她居然在他的别墅里,看见一个女人……

    还是一个长得这么干净的女人。

    那张脸,虽然很苍白,不过却是十足十漂亮。

    那双眼睛,晶莹的像水晶一样,不染杂质……

    而且她看严承池的眼神……

    叶明莎正打量着夏长悦,身体却蓦地被严承池推开了。

    像是忍耐到了极致,挺拔的身影,都绷得很紧,却若无其事的转身,挑眉看向僵在楼梯口的夏长悦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他深邃的黑眸里,氤氲着夏长悦看不懂的光。

    良久,才听见他幽幽的启唇,“剧组的编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闻言,叶明莎愣住了。

    她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,看他们两个人的磁场,好像有什么奸-情。

    没想到居然只是一个编剧……

    “那她怎么会在你的别墅?”叶明莎一回过神,立时伸手,占有欲十足的想要去挽严承池的手臂。

    手还没有碰到严承池,就被他不着痕迹的避开了。

    “你刚回来,先休息吧。”严承池淡淡的启唇,提步朝着一直愣着没有回神的夏长悦走过去,“我送你回剧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回过神,手心一紧,蓦地咬住唇。

    他是嫌她留在这里,妨碍他们了吗?这么着急的送她走。

    机械的迈着步子,出了别墅。

    夏长悦站在他的跑车前,忽然觉得自己很狼狈,蓦地往后退了一步,“那个、不用送了,我可以自己回去……”

    话落,不等严承池反应,转身就朝着另一个方向跑。

    径直的跑到街边,伸手拦了一辆计程车,快速的钻了进去,让师傅开车。

    严承池的手,停在车门上。

    良久,才缓缓的站直身,看着她身影消失的地方,嘴角勾起一道邪肆的笑容。

    她吃醋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