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严承池,瀚瀚呢?”夏长悦一开口,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。

    对上严承池锐利的目光,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严承池伟岸的身躯,慵懒的斜靠在沙发上,朝着她伸出手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身体一僵,看着面容平静的严承池,不知道为什么,脊背反而涌起一股寒意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,就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。

    可身体的本能,还是迈开脚步,朝着他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刚在他面前站定,严承池就蓦地伸出手,扣住了她的手腕,将她拉到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夏长悦一下子没反应过来,娇小的身子直接栽进了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下一秒,下巴就被一只有力的手擒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,你会先跟我解释,为什么我有个儿子,却被人藏了这么多年。”严承池长指在她的下巴上摩挲,语气里透着说不出的诡谲。

    “瀚瀚是我儿子,跟你没有关系……”夏长悦咬着唇,逃避的话题,被他一句话挑开,眼神变得惊慌。

    “没有关系?”严承池倏尔打断了她的话,从桌子上拿过一份文件,丢到了夏长悦身上。

    棱角分明的俊脸,覆盖着阴霾。

    看着嘴硬的夏长悦,也不着急,慢条斯理的等着她。

    夏长悦捏着手里的文件袋,手指用力的像是要刺穿袋子。

    哪怕早就有了心理准备,可当她看清手上的文件,是一份dna检验报告的时候,身体还是蓦地一震!

    眼眶一瞬间就红了。

    他居然这么快,就跟瀚瀚做了亲子鉴定……

    其实根本不需要亲子鉴定,瀚瀚那张脸被他看见的时候,她就知道,她瞒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种,你跟我说没关系?”严承池掐住她的脸,阴鸷的目光,狠狠的盯着她苍白的脸庞,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生下瀚瀚是我一个人的决定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?他是我儿子!”严承池低吼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被堵得根本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严承池从来没有见过瀚瀚,这四年,甚至根本不知道瀚瀚的存在。

    她不止的一次的设想过,如果有一天,他知道了,会是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会不会因为厌恶她,连带着,也厌恶她的大小宝贝。

    唯独没有想过,他会像现在这样,这么快接受了瀚瀚,甚至毫不犹豫的说那是他儿子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的眼泪,蓦地从眼眶砸落。

    娇小的身子,蜷缩成一团,哭的像个孩子。

    嚎啕的哭声,像是要把四年的委屈,一口气给哭出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满腔的怒火,仿佛瞬间就被浇灭了。

    将她娇小的身子抱进怀里,像哄孩子一样,轻轻的拍着她的背脊。

    眼底的愤怒,渐渐被心疼取代。

    一直等到她的情绪变得缓和,才幽幽的启唇,“告诉我,四年前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夏长悦,你还爱着我,对不对?”严承池低沉磁性的声音带着蛊惑,深邃的黑眸,一瞬不转的盯着她巴掌大的脸庞,一字一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