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小家伙靠在夏长悦的肩上,笑眯眯的样子,就像只小狐狸……

    几乎不需要再做什么,只是看着这一张小脸,他就笃定,这是他的种!

    他严承池的儿子!

    五指,蓦地收拢,几乎要将照片捏碎。

    他的脑海中,仿佛一瞬间浮现出过去的一幕幕。

    她的深情,她的巧笑嫣然,她的狡黠……

    她一次次冲着他,笑眯眯的告白……最后都终结在她跟安辰旭衣衫不整躺在床上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四年后。

    她在他面前隐忍、害怕、步步退让……

    他一直以为那是她心虚。

    看见安辰旭找她,他不分青红皂白的动怒,她小心翼翼的解释。

    她记得他们之间发生的所有事情,许下的每一个承诺,记得他所有爱吃的菜,甚至……

    还给他生了一个儿子!

    “池少,这张照片是在夏小姐公寓附近的幼儿园前拍到的,因为交代过要低调行事,所以拍到照片后,我们的人就没有继续跟上去,不过可以确定,孩子是被夏小姐带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金特助恭敬的站在书房里,给严承池汇报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人去过那家幼儿园,证实那个孩子就是夏小姐的儿子,而夏小姐在幼儿园登记的资料里,父亲一栏填的不是安辰旭,而是空白,照片中的孩子也不姓安,而是跟着夏小姐的姓,叫夏舒瀚,三岁半了……”

    金特助像倒豆子一般,将他们查到的所有资料,一一回禀。

    看着严承池越来越阴沉的面容,只觉得脊背发凉。

    “夏舒瀚……”严承池盯着手中的照片,薄唇微启,缓慢的吐出一个名字。

    这是他的儿子,他跟夏长悦的儿子。

    已经三岁半了……

    哪怕在路边看见这个孩子的时候,他就想象过,他可能有个儿子。

    可当事实真的摆在眼前,强大的冲击力,还是让严承池的脑子,瞬间变得空白……

    只是看着照片中小小一只,缩小版的他,严承池的胸口,就涌起说不出的悸动。

    却下一秒,全都变成了怒火。

    她居然瞒了他四年,整整四年,他都像个傻子一样,被蒙在鼓里。

    她还让他的儿子叫安辰旭爸爸……

    她竟然敢让他的儿子叫安辰旭爸爸!

    严承池眸光变得阴鸷,双手握成拳,捏的咯咯作响。

    森冷的气息,仿佛要吞没身边的一切……

    咬牙切齿,从牙缝里逼出一个名字,“夏、长、悦!”

    -

    公寓里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夏长悦从梦里惊醒,双手紧紧的按着胸口喘息。

    慌乱的扭头看向身边。

    看见被吵到,正迷迷糊糊在被窝里翻了个身的瀚瀚,才蓦地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娇俏的脸庞上,已经汗湿一片。

    她伸手捂住脸,看着窗外朦胧亮开的天空,回想起刚才那个梦境,心跳快得像是要跳出胸口。

    她怎么会梦见自己眼睁睁的看着瀚瀚从她的眼前消失了……

    她那么着急的想要伸手去抓,却什么都抓不到。

    那种恐惧感,让她不寒而栗!

    夏长悦伸手拿起手机,按亮了屏幕,上面什么都没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