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小悦悦,时间不早了,是不是该去接瀚哥哥下课了?”颜灵扭头看了夏长悦一眼,压低了声音提醒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事都没有,今天的戏份已经拍完了,等缓过劲,我就回去休息。”颜灵快一步打断了她的话。

    催促道,“快去吧,别让我小男神等太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到家了,记得给我打电话。”夏长悦看了一眼时间,幼儿园放学的时间真的到了,连忙拎起包包,往外走。

    一路上,不停的催促着司机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车子抵达了幼儿园,夏长悦连忙推开车门,冲了下去。

    看见乖乖站在门口等她的瀚瀚,立时朝着他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“小悦悦!”瀚瀚一看见她,小短腿飞快的朝着她飞奔过来,扑进夏长悦的怀里,抬起小脑袋,就往夏长悦的脸上吧唧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瀚瀚大王等你好久了,还以为又要自己回家。”小家伙委屈的抱怨。

    精致的小脸蛋,皱成了包子。

    “是小悦悦不好,见你灵儿姨姨不舒服,就多陪了她一会儿。”夏长悦往小家伙的脸蛋上亲了一口,才抱着他软糯糯的小身子,往公寓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“姨姨不舒服?那瀚瀚大王也要去陪她!”

    “好,我们等一下熬好汤,就给你姨姨送过去。”夏长悦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,看着乖巧的瀚瀚,忽然就想起还留在严承池别墅里的茉茉。

    她最近总觉得很不安,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。

    她得尽快想办法把小公主接回来才行。

    “小悦悦,你怎么了?”瀚瀚说了好一会儿话,才发现夏长悦根本没有在听,嘟起小嘴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感觉好像有人跟着我们……”夏长悦下意识的扭头看向身后。

    宽敞的街道,有很多家长接到孩子,正在这个方向走,没有什么特殊的人。

    可夏长悦就是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。

    好像有一道目光,在暗处看着她。

    是她被那个神秘电话影响了吗?这几天心神不宁的,都开始疑神疑鬼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部剧拍完,他们就要离开这里,可能再也见不到严承池,夏长悦的脸色微微一僵,抱着瀚瀚的手无声的收紧。

    机械的迈着步子往公寓走,没有注意到,他们的身后的一棵树后面,缓缓的走出一个人。

    正无声的跟着她,看清她怀里的孩子,连忙举起手机,拍了张照片,才转身离开……

    -

    别墅里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红酒杯从掌心滑落,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玻璃破碎的声音,格外清脆。

    暗红的酒渍如同血液般,缓缓的流到男人的脚边……

    严承池妖冶的眸,死死的盯着桌面上的照片。

    良久,都只盯着。

    伟岸的身躯,没有任何反应,漆黑的邪眸,如同暴风雨即将来临,氤氲着复杂的光芒。

    错愕、震惊、惊喜……甚至是愤怒!

    不知道呆滞了多久,才缓缓的伸出手,将那张薄薄的照片拿了起来。

    长指抚过照片上,那张惊鸿一瞥后一直留在他记忆中,跟他如出一辙的小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