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走出医院,易海音才停住脚步,扭头看向身边的老侍者,“都处理好了?”

    “少爷放心,剧组方面,已经让人封了口,不会有人将这件事泄露出去,就是有人多嘴,监控被取走了,也没有办法大做文章。”

    老侍者恭敬的回答,旋即,才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少爷,虽然我也觉得颜灵小姐不像那么有心机的人,可我们当时都看见了,她确实是伸手推了宋小姐,我还以为,少爷会比较心疼宋小姐,毕竟……”

    毕竟,宋心菲才是那个钥匙扣的主人。

    老侍者的话没有说话,瞥见易海音的神色不太好看,就讪讪的打住了。

    连忙转身到停车场取车。

    易海音一个人站在医院的门口,俊逸的身影,因为老侍者的话,有些僵硬。

    疏离的面容上,闪过一丝复杂的光色。

    垂在身侧的手,手心微微收紧。

    回想起在剧组看见的那一幕,他清冷的目光里,也染上了一丝疑惑。

    明明宋心菲才是他想要找的人,可看见她受伤,他担心的人,却是当时愣在一旁的颜灵。

    看见她吓坏的小脸,不知道为什么,他几乎是想也不想就相信了她不是有意的……

    肢体的反应,比理智更快一步上前,将宋心菲抱了起来,送往医院。

    所有人看见那一幕,估计都会以为他是担心宋心菲,可只有他自己知道,他只是担心宋心菲出了事,颜灵需要承担伤人的责任。

    送宋心菲到医院,安抚她。

    让老侍者去取走剧组的监控录影带,甚至动用关系封住所有人的议论……

    这一切行为,几乎都不需要经过大脑,就自然而然的做了。

    连他都不知道,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的目光,开始习惯性的停留在颜灵身上……

    是因为那个熟悉的吻吗?

    易海音缓缓的抬起手,按到自己的薄唇上,仿佛还能感觉到,他亲上她的那一刻,心里的悸动。

    哪怕只是在演戏,可她带给他的感觉,却比演戏更加真实。

    -

    “灵儿,你感觉好点没有?怎么好端端的就吐了,是不是吃错了什么东西?”夏长悦看着脸色越来越难看的颜灵,担心的伸手摸上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应该只是见血了,有些反胃。”颜灵拉下她的手,轻声的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你向来大大咧咧的,也没有晕血的毛病,我总觉得不对,要不然,去医院做个检查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拉着颜灵,就准备让助理还扶她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没事,躺一会儿就好了,你就当我被宋心菲那不择手段的样子给恶心到了,缓过劲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颜灵躺在沙发上,双眼发直的看着天花板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以为她推了宋心菲,以宋心菲的性子,这件事,一定会闹大。

    倘若真的被告故意伤人,恐怕她还能不能留在剧组,都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她不想再让夏长悦担心了。

    连她当时都没有想到,宋心菲为了陷害她,居然能对自己下这么狠的手。

    那些血迹,她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头皮发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