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……”走到门口的易海音,蓦地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却没有回头,而是微微停顿了一下,提步离开。

    总裁办公室的门关上,一直作壁上观的金特助终于忍不住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我们找了这么久都没有消息的人,却误打误撞跟易少爷同一个剧组,还让他找到了,这该不会就是缘分吧?”

    “缘分?”严承池冷笑,“孽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金特助一愣,旋即一个激灵,“池少,那个钥匙扣不会假的吧?”

    话一出口,又觉得自己傻了。

    易海音不是普通人,在找到钥匙扣的时候,恐怕已经第一时间送去做过鉴定。

    确定从宋心菲手上拿到的钥匙扣,跟他手里的小人偶是一体的。

    “那个钥匙扣磨损的很严重,一看就是用了很长时间都舍不得换,钥匙扣的主人不是很喜欢这个钥匙扣,就是很节俭。”

    严承池缓缓的启唇,眼底掠过一道幽光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宋心菲是娱乐圈出了名的拜金女王,她身上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普通的挂饰,还用到旧了都舍不得换,这个钥匙扣,很可能根本不是她的!”

    金特助神经一凛,看向严承池。

    “池少,既然猜到宋心菲可能是假冒的,为什么要答应易少爷放过她?”

    “人只有最得意的时候,才容易露出马脚,更何况……”严承池眸光一暗,眼神变得嗜血。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比曾经得到,又变成一场梦,更让人疯狂,易海音只是当局者迷,宋心菲敢算计他,是在自找死路。”

    而他,不用脏了手,就卖了易家未来继承人一个人情。

    这笔买卖,他不亏。

    “让人去查易海音遇到那个女孩那天,宋心菲的日程安排,另外,找人盯着她,别打草惊蛇,免得她咬死了这件事,想办法先确定那个钥匙扣跟她到底有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!”金特助眸光一亮,很快离开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剧组里。

    消失了两天的宋心菲,又重新大摇大摆的出现。

    “心菲,你的戏还有半个小时才开始,先到休息室补个妆吧?”经纪人跟在宋心菲身边,脸上堆满了笑意。

    他们这次,是因祸得福。

    有易家少爷作保,在剧组,看谁还敢给他们脸色看。

    “易海音呢?今天不是有他的戏份吗?怎么不见他。”宋心菲忐忑了两天,好不容易回到剧组,满心思都在怎么讨好易海音上。

    她这次是大难不死。

    得罪了严承池,就算是这次的事算了,可严氏集团的势力那么大,恐怕她以后在圈子里也不好混。

    她现在唯一的生路,都在易海音身上了。

    如果她能成为易家少奶奶……

    宋心菲眸光变得兴奋,越发用心的在剧组里寻找易海音的身影。

    没有找到易海音,正准备转身,却撞上了刚拍完戏,从拍摄棚里走出来的颜灵。

    两个人都被撞得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宋心菲快一步回过神,看清眼前的人是颜灵,她眸光暗了暗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走路的?故意往人身上撞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