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敢当着他的面,对夏长悦下这么重的手,他没有当场掐死那个女人,已经是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封杀她,算轻的!

    想起那天夏长悦脸上的巴掌印,严承池气不打一处来,脸色瞬息变得阴沉。

    察觉自己情绪的变化,他蓦地握紧拳头。

    暗暗的说服自己,他不是替夏长悦出头,只是不允许人挑衅他。

    他一定要让宋心菲付出代价!

    严承池的话一出,易海音和老侍者的脸色,都蓦地一变。

    “池少,宋小姐对夏编剧做的事情,我们大概都了解了,只是这当中,会不会有什么误会?”老侍者着急的替自家少爷开口。

    “误会?这个问题,你们应该问宋心菲。”严承池冷笑。

    娱乐圈的手段,他不屑,不代表就不知道。

    原本不理会,是因为夏长悦想自己解决,他也不方便时刻跟在她的身边替她扫清障碍。

    宋心菲故意绊倒夏长悦的事情,他才会睁一只闭一只眼。

    可是有些人,给了三分颜色,就习惯开染坊。

    不见棺材不掉泪!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老侍者也是个通透的人,知道严承池不会随便冤枉一个人,可偏偏宋心菲手上却有那个他们怎么找也找不到的钥匙扣。

    “池少,这件事,我们少爷也有他的难处,你能不能看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来,这个小人偶挂饰的主人,是宋心菲了。”严承池蓦地开口,打断了老侍者的话,长指将盒子里凑成一对人偶的钥匙扣挂饰拎了起来。

    随意扫了两眼,正准备扔回盒子里的时候,易海音蓦地伸手从他手上接了过去。

    放在掌心,轻轻的擦拭过,才重新放回盒子。

    他的动作很轻柔,很小心,仿佛那个钥匙扣,是什么不世出的宝贝。

    “你的条件。”易海音将钥匙扣收好,才抬头看向严承池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里,透着一种执着。

    “你都查过了?确定这是宋心菲的东西?”严承池漫不经心的启唇,语气里,透着讥诮。

    “她不知道……我在找她……”易海音简单的说了一句,眸光里,裂开一抹复杂的光。

    仿佛钥匙扣的主人是宋心菲,也在他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甚至,有股说不出的抵触情绪。

    如果说,剧组里,能让觉得像那个女孩的人,反而是……易海音眼前闪过颜灵干净的脸庞,微微晃了晃神。

    旋即,他敛起眸,看向严承池。

    “我欠她的……必须还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好,我答应你,这次的事情我不会再追究。”

    严承池干脆利落的答应,反倒让易海音愣住了。

    他前后的态度,就像换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易海音皱了皱眉,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才启唇,“这次……算我欠你……会还。”

    “再有下一次,我不会放过那个女人。”严承池敛起眸,肃杀的吐出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易海音蓦地一怔,却没有再辩解一句。

    这一次,就当他替自己犯下的错弥补,往后宋心菲的事情,他不会再插手。

    清冷的身影,从沙发上站起身,就转身往门外走。

    “易海音,有句话,叫当局者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