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我……怎么了?”夏长悦一开口,就发现自己的声音嘶哑的不像话。

    心里微微咯噔了一下。

    混沌的脑子,在看清自己在医院之后,一下愣住了。

    她记得她昨天去找严承池了,后来在包间里喝酒。

    她好像喝多了,后面的事情都不记得了……

    好像有人问了她什么,可是她怎么一句都想不起来了?

    “夏小姐,你喝太多酒,引发了急性肠胃炎,还好送来的及时,不然恐怕后果很严重。”护士心有余悸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夏小姐,你的肠胃本来就不好,酒精类或者刺激性的食物,都最好少碰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听着护士的提醒,伸手按着发胀的脑子,扭头看向四周。

    空荡荡的病房,除了她和护士,再没有其他人了。

    夏长悦晶莹的子瞳暗了下来,心里莫名的闪过一丝失落,却还是开口问,“昨天,是谁送我过来的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护士迟疑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是天亮之后才调过来的,只知道这是顶级的vip病房,里面的人非富即贵,需要特殊照顾。

    却没有注意,到底是谁把夏长悦送进来的。

    等她进到这个病房的时候,里面已经没有人了。

    护士想了想,才回答,“我从前台接到指令过来的时候,看见替你办理住院手续的是个男人,穿着灰色的西装,看起来很严谨。”

    灰色西装……

    那就是金特助了。

    严承池昨天穿的是黑色西装。

    夏长悦咬了咬唇,伸手撑着身体,就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?”

    她昨天到后面头已经晕乎了,也不知道把剧组的事情跟严承池说清楚没有。

    他连送她来医院都不愿意,剧组那边的事情万一他不肯出面……

    “等输完液就可以,不过夏小姐出院之后,要按时吃药调理,你的胃病有加重的情况,这是给你开的药,都是中药处方,没有什么副作用。”

    护士说着,将旁边提前开好的药拎到夏长悦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些药,都是让我吃的?”夏长悦看着眼前一大包东西,用力的咽了咽口水,错愕的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这是要让她把药当饭吃的节奏吗?

    “也不全是药,大部分是补品,对慢性胃病有调养作用。”护士笑眯眯的解释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,可都是有价无市的好东西。

    果然顶级vip病房的客人就是不一样,连买补品都跟买白菜似的。

    夏长悦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进了一趟医院,睡了一晚上,第二天出院的时候,却跟去逛了大型商场一样,拎了大包小包。

    想起剧组的事情,她顾不上多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连忙走到路边拦车。

    计程车朝着公寓的方向开了过去……

    路边,一辆低调的黑色豪车,缓缓的降下车窗。

    看着那抹在视线里,越来越远的身影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夏长悦将大包小包往公寓里一放,就急匆匆的赶去了剧组。

    一进剧组,就发现剧组里的气氛有些压抑,胸口微微抽紧。

    看样子,严承池根本不愿意相信她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