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颜灵顿了顿,看着脸色发白的夏长悦,“你是不是想瀚瀚了?我现在就过去接他,你等我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心情不好,有瀚瀚陪着她,应该会好一点。

    颜灵想着,将夏长悦扶到沙发上,就拎起包,飞快的出了公寓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夜,变得深沉。

    路边的街灯,一盏一盏的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严承池还站在最开始的位置上,看着不断从身边的走过的人群。

    震惊的情绪渐渐变得冷静,黑眸氤氲着复杂的光芒。

    一个下午过去了,找不到那个孩子一丁点的踪迹,连他都要开始怀疑,那一眼,是不是只是他太过不甘心,所以产生的错觉……

    “池少,这里原先是贫民区,大部分公寓都是私人建筑,不是特别规范,所以进出口很多,我们的人已经第一时间将所有路口都封锁了,暂时还找不到你说的那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金特助走到严承池的身边,恭敬的回禀。

    “道路监控呢?”严承池拧起眉,很快想起这个关键。

    “池少,有件事,你可能不知道,这个地段,就是易少爷委托我们找人的地方,新改建的城区,道路监控还来不及安装,想必也是因为这个原因,易家才会找不到人,没想到……”

    金特助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没有说完的话,严承池也猜到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,他也栽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找不到。

    严承池妖冶的子瞳里,掠过一道幽光。

    看见那个孩子的第一秒,他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去找夏长悦。

    可只是隔着街道的惊鸿一瞥,连他都不确定是不是自己看花眼了。

    “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跟他在一起……”夏长悦的话,又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眼前,仿佛又闪现出,他抱着精心准备的玫瑰花,却成了自作多情的画面。

    严承池眸光变得阴鸷。

    她住到别墅之后,他在她的手机里,看见过一个小男孩的照片。

    长相很乖巧,眉眼跟安辰旭有几分像,却跟他刚才看见的那个孩子一点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倘若他告诉她,他看见了一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孩子,到头来只是一场误会,是不是又会变成他的自作多情?

    “继续找!将范围扩大,就算将整个g市翻过来,也要把人给我找出来!”严承池眸光一沉,坚定的启唇。

    是不是他的错觉,等找到那个孩子就知道了!

    “是!”金特助恭敬的颔首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公寓里。

    颜灵抱着瀚瀚,快速的进了客厅,看着还坐在沙发上发呆的夏长悦,两个人都蓦地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小悦悦!”瀚瀚一从颜灵怀里滑下来,迈开小短腿,就朝着夏长悦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下蹭进夏长悦的怀里,伸出小胳膊,搂住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瀚哥哥……”夏长悦抱着蹭进她怀里的小家伙,眼眶一下就红了。

    看着瀚瀚精致的小脸蛋,脑海里,又闪过严承池愠怒的脸庞……

    她甩甩头,不让自己的情绪影响瀚瀚,扭头看向了在旁边的不说话的颜灵。

    “灵儿,你的衣服怎么都湿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