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血迹,蓦地染红了手背,顺着手指往下滴……

    “夏长悦……”

    她就是他命里的劫,明明恨之入骨,却还是舍不得让她受一点点伤。

    严承池站直身,身上的衬衫因为剧烈的动作蹦开了几颗纽扣,领带也已经被扯掉。

    黑色的短发被汗水打湿,遮挡着一半阴鸷的目光,冷冷的扫过空荡荡的房间。

    眼前仿佛还能看见她这段时间,乖巧陪在他身边的一幕幕……

    她记得他所有爱的吃菜,每一样,都照着他喜欢的口味烹饪。

    她会在每一个他不经意的瞬间,偷偷的看他。

    她被他压在沙发上,鼓着腮帮子,问他到底要不要亲她。

    在他的会议室里,像个孩子一样,恬静的睡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在每一个,睡在他身边的夜晚,不自觉的钻进他的怀里……

    可最后,这一切,都不过是一场戏。

    一场有目的的演出。

    他想要忘记过去,跟她重新开始,可她却从来没有想过要跟他在一起……

    空气里,少了她的气息,连呼吸都变得难受。

    想起她的眼泪,严承池眸光暗了暗,伸手抓起外套,就大步的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池少,你要去哪里?你的手受伤,必须要处理呀……”管家刚提着医药箱走到门口,严承池已经越过他,大步的出了别墅。

    顶级的跑车,转眼消失在眼前。

    严承池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,只觉得胸口憋着一股气,宛如巨石般牢牢的压着他的呼吸,让他一想起“夏长悦”三个字,就难受的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油门一踩再踩,冷风从车窗外灌进来,打在脸上。

    严承池的脑子越发清醒,看着眼前的车水马龙,一个地址,不断的在脑子里浮现。

    他却死死的抓着方向盘,仿佛要将方向盘捏碎,才能忍着不去找她。

    “唰——”顶级跑车在红灯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,点燃,深深的吸了一口。

    白色的烟雾在眼前升腾起,就像将一切都变成了梦境。

    梦里,她依旧是深爱他的模样……

    将车窗全都降下来,路边不断的有行人经过。

    岁月静好,是她喜欢的样子,可他们却走到了尽头……

    严承池将烟头捻熄,正准备关上车窗,眼角的余光忽然捕捉到一抹熟悉的身影,蓦地一怔。

    白色的小衬衣,搭配着黑色的哈伦裤背带裤,帅气又软萌的打扮。

    软糯糯的小身子,却背着一个醒目的甲壳虫背包,一甩一甩的走在路上……

    是大宝贝!

    严承池子瞳一紧,眼底掠过一抹异光,迅速的将车子停到路边,推开车门下车。

    下一秒,路边的小家伙像是也感觉到了什么,脚步一停,扭头朝着这边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精致的眉眼,高挺的小鼻梁,一不高兴就喜欢抿着的小嘴……

    那张跟他如出一辙的小脸,让严承池浑身一震!

    四目相对,周围的一切,仿佛都消失了。

    瀚瀚看着忽然出现在眼前的严承池,一下就愣住了!

    错愕的张大了小嘴,“爸爸……”

    -

    ps:看到这里的亲们,记得到书评区看置顶的帖子,妖妖有上架爆更时间通知和精彩剧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