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回家。”严承池从薄唇里挤出两个字,然后看向怀里的她。

    瞥见她愣住的小脸,嘴角勾起邪笑,“不回去,你还想顶着一张猪头脸在剧组里丢人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连忙伸手捂住自己的脸,抬起头瞪他。

    你才猪头,你全家都猪头!

    可为什么,听见他说“回家”的时候,她的心跳却跳的那么快?

    夏长悦坐到车上,才猛地想起来,“我还没有跟导演请假,而且你刚才把宋心菲推下湖,万一她跟导演告状,胡说八道什么,把你刚才说的话说出去……啊!”

    她的话还没有说完,腰上的嫩肉就被严承池掐了一把。

    旋即,听见他咬牙切齿的声音,“在你眼里,我就这么见不得人?”

    “明明是你不想跟我扯上关系,再说了,我现在已经不是你的女人了,你这么说,会让宋心菲误会的……”夏长悦说着,对上他阴鸷的目光,声音越来越小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是不满意这个?”严承池转身将她锁在车座跟自己的胸膛里,低头在她的樱唇上摩挲,吐气如魅,“我不介意马上坐实自己刚才说过的话,嗯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流氓!

    夏长悦在心里腹诽了一句,严承池却像是看懂了,低头就堵住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一吻毕,含着笑,盯着她绯红的脸庞,“我还有更流氓的,你要试试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刚喘过气,俏脸一红,本能的往旁边躲,被打过的脸蹭到他的胸口,立时疼得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别乱动!”严承池心口一紧,镬住了她的下巴。

    盯着她脸上明显的巴掌印,心脏像是被人掐着,疼的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抬头看向金特助,“开车,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-

    别墅里。

    夏长悦百无聊赖的抱在电脑在阳台上晒太阳。

    已经两天了。

    她脸上的红肿早就消了,可是严承池还是不让她去剧组工作。

    一天三遍的往她的脸上涂消肿的药,她都担心她的脸要被消肿药毁容了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放下电脑,往院子里看,茉茉正开心的跟着保姆,准备出去买蛋糕,完全无视了她这个妈妈的空虚寂寞冷。

    夏长悦刚想着跟上去,就见管家像是从角落里走出来一样,蓦地一下拦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夏小姐,池少正在回来的路上,让你在家里等着他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?”夏长悦怔了怔,有些意外的抬头看向管家。

    现在还这么早,还没有到下班时间,严承池怎么会这么快回来?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管家毕恭毕敬的回答。

    挺直的脊背,却已经紧张到冷汗涔涔了。

    池少呀,你再不回来,夏小姐该察觉到不对劲了……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夏长悦出不去,又讪讪的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抱着枕头戳小人。

    她现在是真的要恨死宋心菲了,都怪她这一巴掌,现在害她连门都出不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严承池要关她到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夏长悦正嘀咕的时候,桌子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-

    严氏集团。

    总裁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池少,庄园的花已经让人送过来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