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快、快扶她去换衣服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宋心菲呆呆的让经纪人扶着,朝着更衣室的方向走过去。

    刚走到更衣室门口,就看见了正好从另一边男更衣室里换好戏服走出来的易海音,她眼神蓦地一变。

    下一秒,她像是溺水的人,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。

    踉踉跄跄的朝着易海音的方向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撑着最后一丝力气,走到他身边,却在要经过他身边的时候,将提前攥在掌心里的钥匙扣松开,掉到了易海音的脚边。

    看见他震惊的目光,她蓦地松了一口气,彻底的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-

    “去把剧组的医药箱拿过来,找两个冰袋。”严承池抱着夏长悦进了休息棚,将她放到椅子上,朝着身后的金特助吼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金特助忙不迭就下去找医药箱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……嘶!”夏长悦刚开口说话,严承池就伸手按上了她被打的脸,顿时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“我没瞎,我看得见。”严承池声音很凉薄,却透着掩不住的心疼。

    盯着她红肿的脸颊,眼底氤氲着嗜血的光芒。

    他刚才怎么就没直接把宋心菲那个女人掐死?

    “你是猪吗?被打了不会躲也不会还手?”严承池低咒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被他吼得一怔,委屈的瞅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她哪里想到宋心菲会突然发疯,根本来不及躲。

    正准备还手的时候,他就出现了……

    而且看宋心菲刚才那样子,比她惨多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夏长悦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刚才护着她的时候,帅惨了!

    可他怎么会跟宋心菲说……

    “我倒要看看,你是什么身份,连我严承池的女人都惹不起?”严承池说的话,蓦地又在耳旁响起,夏长悦半响都回不过神。

    他不是很厌恶她吗?

    怎么会跟宋心菲说,她是他的女人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娇小的身子,有些发愣,就连金特助提着药箱进来,都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直到冰冷的冰袋贴到她的脸颊上,她才疼得一下从椅子上蹦了起来。

    蹦到一半,又被严承池按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坐好。”严承池轻轻的替她敷着脸,脑子里同样在回荡着刚才发生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看见宋心菲朝着她挥出手的那一刻,他的心脏一瞬间就像被人狠狠的掐住了。

    担心、害怕、愤怒……

    哪怕他一遍遍的告诉自己,他痛恨她的背叛,可看见她被人欺负的那一秒,身体的反应,永远比理智诚实。

    在听见宋心菲嘲笑她的时候,那句“他的女人”想也不想的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原来,在他的心里,一直在期待着这一刻。

    想要将她重新纳入自己的羽翼里,替她遮风挡雨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,你到底哪里好,值得我念念不忘?

    严承池眸光一深,拿着冰袋的手,蓦地收紧。

    将冰袋往桌子上一丢,将夏长悦一个公主抱,转身就往休息棚外走。

    夏长悦回过神,连忙攥住他的衣襟,紧张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要带我去哪里?”

    -

    ps:推荐好基友公子衍的爆笑文《隐婚神秘影帝:娇妻,玩上瘾!》妖妖自己也在看,倾情推荐!!!明天剧情预告:震惊!缩小版的他!求推荐票!/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