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夏长悦懊恼的咬住唇。

    如果被他知道,今天这场戏,根本就是用他们当年恋爱的经历改编的,他会不会找她要版权费?

    版权费还是其次的,万一他生气了……

    想起他刚才那个眼神,夏长悦心脏噗通噗通的乱跳,完全不敢跟上去,只能躲在摄影机器旁边装死。

    可她想装死,有人却不让。

    “夏编剧,池少说刚才的那场戏,他看得不是很明白,让你过去给他解释一下。”金特助很快朝着夏长悦走过去,恭敬的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心里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他果然还是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情,夏长悦伸手扯了扯身上的外套,越过金特助,就朝着休息棚走过去。

    临时搭建的休息棚,不如在剧组的拍摄基地。

    这里的休息室只有几把椅子,和一张放了果盘和茶水的小桌板。

    严承池媲美超模的身躯,就稳稳的坐在椅子上,他修长的双腿慵懒的交叠着,远远看过去,显得椅子格外小。

    听见脚步声,严承池抬头朝着她看过来。

    深邃的黑眸,如火如炬,盯着她巴掌大的小脸,嘴角勾起一丝令人心悸的弧度。

    夏长悦被他看得头皮发麻,刚想要往后退,导演已经朝着她招呼。

    “夏编剧,快来坐,池少很喜欢刚才那场戏,想让你给他讲讲你的创作灵感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听见导演的话,夏长悦更加走不动了。

    她创作的灵感来源,不就是坐在那里要听故事的人么……

    “我记得导演还有事要忙?有夏编剧给我讲剧本就够了,你忙你的。”严承池端起桌子上的茶杯,漫不经心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先出去了。”导演二话不说站起来,走到门口的时候,还不忘提醒夏长悦不许怠慢了严承池。

    夏长悦骑虎难下,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看着严承池面无表情的俊脸,她根本猜不到他到底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总不能让她真的给他讲创作的灵感吧?

    “我以为,你应该有话要跟我解释。”严承池长指摩挲着杯沿,薄唇微启,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完了,他果然是来兴师问罪的!

    夏长悦急得火烧眉头。

    解释,要怎么解释?

    她如果直接开口道歉,是不是就不会死的那么惨?

    可他们谈恋爱,又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,她拿自己的经历改编成故事,而且也没有指名道姓,为什么要跟他道歉?

    “不知道怎么说?”严承池将茶杯方向,缓缓的放下交叠的双腿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伟岸的身躯,往前一步,逼仄的气息,立时笼罩着夏长悦娇小的身子。

    她刚才好不容易酝酿的勇气,瞬间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鲠直了脖子开口,“不、不就是一场戏,你让我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一场戏?”严承池眸光一沉,伸手捏住她小巧的下巴,低头附在她的耳边,咬牙切齿,“我们的过去在你的眼里,就只是一场戏?那你告诉我,你写这场戏的时候,脑子里想到的人是谁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