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夏长悦猛地回过神,扭头看向身后,发现严承池高大的身躯斜倚在门边,挑着眉,正看着她手里的鱼。

    所以他刚才,是在教她吗?

    夏长悦一回过神,连忙将手里的鱼放下来,伸手去拿姜。

    照着严承池的要求,处理好,才将鱼放进了蒸锅里。

    回头一看,才发现刚才站在门口的严承池已经不见了……

    她呶了呶嘴,继续处理接下来的菜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蒸鱼的香味就开始飘出来了……

    “完了,刚才忘了看时间,这是熟了还是没有?”夏长悦掀开盖子看了一眼,有些纠结的拿着筷子戳了戳鱼肉。

    “试一下不就知道了。”男人低沉的声音,透着戏谑。

    夏长悦回过头,才发现严承池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走回来了。

    他换了一套白色的家居服,让他整个人变得柔和,就连嘴角的笑容,都让人觉得温柔。

    瞥见愣住的夏长悦,严承池眸光闪了闪。

    提步走到她身后,伸手环过她纤细的腰,接过了她手里的筷子,夹了一块鱼肉,喂到她嘴里。

    夏长悦呆呆的吃了下去,想要转身,娇小的身子却被他圈在怀里。

    感受到男人身上强势的气息,她不安的动了动身子,盯着面前的蒸鱼,嘟了嘟嘴,“熟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严承池淡淡的应了一声,环着她腰身的手,却没有松开。

    夏长悦的后背,就贴在他强健的胸膛上,能清楚的感觉到他的心跳声,还有他灼人的体温……

    她刚想要推开他,却听见严承池性感的薄唇忽然贴近了她耳边,问:“都做了什么菜?”

    “有清蒸鱼,还有西芹牛肉……”夏长悦扳着手指头,如数家珍,最后才抬起头,“我还熬了一锅排骨汤,加了山药和枸杞,补身体的。”

    严承池听着她报的菜名,嘴角的笑意愈发明显。

    都是他爱吃的菜……

    长指勾起她散落在脸颊的碎发,替她勾到耳后。

    回想起他刚才站在门边,看着她娇小的身影在厨房忙碌的画面,心里莫名一动。

    明明只是多了一个人,可他冷冰冰的别墅,却多了家的味道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“我身体需不需要补,你应该很清楚,补过了,我怕你受不了。”严承池黑眸掠过一道幽光,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是我受不了……”夏长悦下意识的问道,话一出口,立马反应过来,俏脸一红。

    她猛地抬起头,看着一言不合就调戏她的严承池,伸手抵到他的胸膛,刚要推开他,娇小的身子就被他转身按到了墙上。

    他强健的手臂撑在她的身侧,牢牢的将她禁锢在墙面跟自己的胸膛里。

    垂眸,妖冶的子瞳盯着她不自觉绯红的小脸,“我说错了?”

    “关、关我什么事?我才不会受不了……”夏长悦紧张的语无伦次,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。

    看着严承池越发深谙的目光,她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……

    “我不是说我受得了!我只是……唔!”夏长悦刚要解释,严承池的吻,已经堵住了她的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