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夏长悦着这一觉,睡得浑身舒坦。

    醒来的时候,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,发现整个会议室里空荡荡的只剩下她一个人,惊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抓住桌子,重新坐稳,就看见秘书推开门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夏小姐,你醒了?”秘书走到她面前,忍着笑开口,“总裁吩咐了,让你睡醒之后,到办公室找他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嚯的从椅子上站起来,伸手羞愤的捂住脸,低头就走出了会议室。

    还有比她更丢人的秘书吗?

    上班第一天就在开会的时候睡着了,应该被**oss炒鱿鱼吧?

    还好她只是代班特助,不用担心被炒鱿鱼。

    可一想到她的**oss是严承池,她在他开会,就这么睡着了,他会不会觉得她是故意不给他面子?

    严承池的脾气那么阴阳怪气,指不定生气了,又得想出法子来整她。

    安全起见,她是不是得先想个办法哄他开心?

    可她要怎么哄他开心?

    夏长悦走到楼道里,前往总裁办公室短短的一段路,她走得像是上断头台一样。

    都怪严承池,让她开什么会,简直就是去听催眠曲。

    夏家的公司没有出事之前,她不止一次跟着爸爸去过公司,每一次,只要一进会议室,她都会华丽丽的在会议上睡着。

    这件事,经常被她妈妈拿出来吐槽,说她爸爸一个商业精英,却生个了连会议都听不了商业废材。

    说这叫基因突变。

    “我们家悦悦,天生就是从事艺术行业的人,在商业会议上睡着怎么了?”想起爸爸总是护着她的画面,夏长悦吸了吸鼻子,忽然有些伤感。

    她以前总觉得,不管她做什么,都不会害怕。

    因为爸爸妈妈,就是她的保护伞,会一直呵护着她长大。

    后来遇到严承池,她还偷偷感谢过上天对她的眷顾,给了她全世界最好的男人。

    可一夕之间,那些她以为会一直陪着她保护她的人,忽然就一个一个的离开了、消失了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咬了咬唇,不让自己继续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挣扎着,走到了总裁办公室的门口。

    娇小的身子,往门板上贴了过去,小心翼翼的听着里面的动静。

    一点声音都没有,是好事还是坏事?

    不管了,伸头一刀缩头一刀,畏畏缩缩算什么英雄好汉!

    夏长悦憋足了勇气,刚要伸手推开门,手刚伸到门前,又忽然握成拳,改成轻轻的敲了两下门。

    敲完之后,吞了自己拳头的心都有了!

    她是脑袋被门夹了吗?敲什么门?她就该直接进去呀!

    万一严承池生气了,好歹她还能替自己辩解两句。

    如果他直接给她来一句“滚”,那她是滚还是不滚?

    夏长悦纠结的看着眼前的门板,等了好几秒,都没有等到回应,反而听见了一阵熟悉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下一秒,办公室的门,嚯的在她眼前拉开了。

    严承池一身西装笔挺,十分整齐的出现在她面前,手里,还拿着她放在他办公室里的包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