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严承池看着她已经开始一点一点的小脑袋,差点忍不住伸手去替她扶住。

    她自己倒是很机灵,先一步伸手,托着腮,然后继续打瞌睡。

    严承池看着她时不时嘟着嘴,好像还嫌会议室吵的样子,脑海里,立时浮现出,曾经熟悉的一幕幕。

    那是她刚开始倒追他的时候。

    千辛万苦弄到了他的课程表,当然不能浪费。

    只要她没有课,就会想方设法混到他的教室,然后坐到他身边,拿着书假装很认真的听课,自己却从来都不知道,她的书,一直都拿反了。

    有一次,她好像不舒服,却还是硬撑着来了,一上课就开始打呵欠,却还是盯着他看。

    后来实在扛不住了,趴在桌子上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睡到一半,教授就朝着她的位置看了过来,发现有人在睡觉,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刚要叫她,严承池身体的反应却比脑子快一步,脱口而出,“教授,夏同学生理期不舒服,课上的内容,我会替她做笔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古板的老教授一下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教室里的同学也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大家脑子里,浮现的问题,想必都是夏长悦的生理期,他怎么会知道……

    课堂上的气氛,有那么一秒,尴尬到凝固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,既然不舒服,那你记得替她做好笔记,我的课虽然是选修课,可还是有学分要求的。”老教授清了清嗓子,威严的说道。

    然后就接着上课了。

    严承池重新坐了下来,却没有再看讲台一眼。

    而是一直盯着,从头到尾都没有被吵醒的夏长悦。

    这一次,换他看了她一节课。

    而她,从来都不知道,有个人因为她睡梦中的一句低语,记住了一个女孩的生理期,然后在每个月的那几天,都会刻意在身上带着姜糖。

    只因为她说,“妈妈,我肚子疼,想吃姜糖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总裁,以上就是我们部门的汇报。”某部门负责人的发言结束,忐忑的看向严承池。

    严承池的回忆被打断,刚回过神,看了一眼身边已经快要趴到会议桌上的夏长悦,然后,淡淡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今天的会议,先开到这里,剩下的,整理成文案,发到我的邮箱,散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突如其来的散会,让会议室里的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旋即,纷纷回过神,收拾桌子上的资料,就鱼贯般出了会议室。

    有动作稍微大一点的,都被严承池瞪了一眼,吓得走路都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会议室里,空了下来。

    只剩下一个还坐在座位上的严承池,和彻底趴在桌子上,睡得香甜的夏长悦。

    她好像从头到尾都忘了,她现在是他的秘书。

    来开会,是为了做会议纪要,而不是来睡觉。

    严承池合上手边的资料,转过身,垂眸盯着她娇俏的小脸。

    耳边,仿佛又浮现出她拒绝安辰旭时说的话。

    他缓缓的伸出手,轻轻的划过她的眉眼,看着她皱起眉头,嘴角缓缓的勾起邪肆的笑容。

    她彻底拒绝了安辰旭,很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