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解除了契约的金主和情人?

    还是他为女儿找的陪睡保姆?

    夏长悦越想越囧……

    好像哪一种关系,都不能见人。

    所以他生气,应该不是因为这个,肯定是别的原因。

    该不会是工作上有什么事情不顺利吧?

    夏长悦扭头偷偷的看了他一眼,想要问什么,瞥见他冷冰冰的表情,又讪讪的打住了。

    她还是不要问了,免得说多错多。

    严承池目不斜视的开着车,冷峻的神情,却渐渐的变得缓和。

    自从易海音告诉他,夏长悦经常偷偷看他之后。

    几乎每次她偷看他,他都开始能感觉到。

    发现她一路上,都在假装不在意的往他这边看,他胸口的烦闷,忽然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以至于,看见她半路上睡着了,都忍不住靠边停了车,将自己的外套披到她身上,静静的看着她安稳睡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夏长悦做了一个梦。

    梦见她晚上睡觉又钻进了严承池的怀里,被他推开了,还不甘心的再往里蹭。

    双手用力的巴着他的胸膛不放,最后被严承池一脚给踹开了。

    他冷漠的脸庞,仿佛四年前他们没有交往之前那样,拒人于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夏长悦委屈死了,他们又不是第一次睡在一起,借她抱一下又怎么样?

    于是就更加使劲的往钻进了他怀里,为了防止再次被踹开,她直接就扑到了他身上,搂着他的脖子不放……

    最后瞥见他性感的唇瓣,在眼前晃呀晃呀,她一时把持不住,就啃了上去……

    下一秒,发怒的严承池就变成了一头猛兽,把她给吃掉了!

    夏长悦吓得一下惊醒了过来!

    睁开眼睛,就看见严承池妖魅的脸庞在她眼前放大。

    然后,她的唇,就停在距离他薄唇不到一厘米的位置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浑身一个激灵!

    连忙从身边的男人怀里爬了出去,然后像做贼一样,抱着自己的资料,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下到别墅的客厅,就一屁股坐到地上,惊魂未定!

    她怎么会做这样猥琐的梦,还差点偷亲他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想起刚才做的梦,脸颊不自觉的爬上一抹红晕。

    还好还好,现实跟梦境不一样,她没有被严承池踹走,她是自己爬出来的……

    “夏小姐,你怎么坐在地上?”管家从外面走进来,看见一脸受惊的样子,错愕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、没什么,我赶时间,先去洗漱了……”夏长悦匆忙的将资料和包包放到桌子上,转身就往洗手间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留下一个摸不着头脑的管家,喃喃自语,“才早上七点就来不及了,现在编剧的工作都这么辛苦了吗?”

    夏长悦刚做完一个春-梦,根本不敢看严承池,担心他会像昨天那样顺路送她去剧组,动作麻利的收拾好自己,连早餐都不敢吃,就拎着包冲出去了。

    一路畅通无阻的抵达剧组,正准备松口气,却看见一抹熟悉的身影,就站在入口的地方,静静的等着她。

    夏长悦脚步一下顿住了,有些意外的看着眼前的人,良久,才提步上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