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否则要是伤筋动骨得休息一百天,这部剧的女主角,怕是要换人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颜灵蓦地抬头看向宋心菲。

    她突然提出要改戏,该不会一开始就……

    颜灵苍白的脸,一下变得气愤,勉强从地上站了起来,想要说什么,听见旁边的工作人员都在劝宋心菲不要自责,她刚到嘴边的话,一下就忍住了。

    她错失了先机,宋心菲现在是坏人好人都做了,她要是再开口指责她,恐怕只会让人觉得她经验不足,配合不了宋心菲,还要将责任都推到别人身上。

    从受害者,到被人指责不尊重前辈,只有一线之隔。

    颜灵咬了咬牙,只能忍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,先休息一下,等一下重拍。”导演走上前,拍了拍颜灵的肩膀,“膝盖有些蹭伤,到休息室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导演。”颜灵苍白着一张脸,却还是很有礼貌的道谢。

    明明受了伤,却一句怨言都没有的样子,反而瞬间赢得了大家的好感。

    刚才还在安慰宋心菲的人,纷纷转过头来安慰她。

    颜灵一一谢过,才让助手扶着她去休息室。

    宋心菲站在自己的经纪人旁边,正得意的笑着,眼角的余光,蓦地瞥见易海音清冷的身影,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场边。

    此刻,正看着她,眉心紧蹙。

    宋心菲心里咯噔一下!

    她刚才故意推颜灵的动作,他都看见了?

    不,不对,连导演都没有看出来她是故意的,易海音一个新人,怎么可能看得出来……

    -

    “我没事,只是破了点皮,如果夏编剧问起来,就说我没受伤。”颜灵一进休息室,就朝着助手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你先出去吧,伤口我自己处理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休息室安静下来,颜灵一个人坐在椅子上,刚打开消毒药水,休息室的门,蓦地响了。

    “颜小姐,这是易先生让我送过来的药膏。”老侍者推开门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这药对跌打损伤效果非常好,你把它涂上伤口,恢复速度可比一般的药快了不止三倍,外面有钱都买不到……”

    老侍者第一次听见自家少爷让他给女孩送药,一时激动的说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门外,一道轻咳声,打断了老侍者的话。

    颜灵倏尔抬起头,就看见易海音俊逸清秀的身影,安静的站在门外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他眸光依旧清冷,只是微微朝着她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老侍者发现自己说太多了,连忙放下药膏,提步往外走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,还不忘回头,朝着颜灵嘱咐,“颜小姐,你记得擦药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老顽童的样子,让颜灵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朝着他微微一笑,“谢谢,我会的。”

    易海音的身影,很快消失在眼前,只留下一支没有任何说明的药膏。

    像是私人订制的东西……

    莫名的,颜灵心里一动。

    易海音其实也没有他看起来那么冷漠嘛,虽然他不肯跟她试戏,却让人给她送药膏。

    他刚才看她的眼神,好像跟平时不一样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