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小悦悦是瀚瀚大王的!

    瀚瀚刚要开口说话,身后蓦地飘过一个人影,他神经一凛,刚准备挂电话,手机已经从眼前不翼而飞了……

    “瀚哥哥,你在跟谁打电话,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背着我?”颜灵一脸好奇的看着他紧张的样子,扭头瞥了一眼手机上正在进行的微信视频。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一口口水,喷手机屏幕上了!

    被自己的口水呛得猛咳了几声,才回过神,就发现视频被挂断了。

    错愕的抬头看向沙发前的小身影,“瀚哥哥,你在跟小公主视频,为什么里面是池少跟小悦悦的……激情画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小悦悦突然搬去别墅,是不是也是你暗中捣鬼,让小公主配合演戏?”颜灵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她就说,向来鬼点子最多的瀚瀚,怎么可能安静了这么长时间,每天就是上幼儿园、吃饭、睡觉……乖巧的她都不习惯了。

    原来小妖孽不是不出手,是早就算计好了,在等着收网?

    颜灵回想起自己刚才在手机上看见的画面,都不禁脸红心跳。

    下一秒,她脑子里闪过一道白光!

    如果他们看见的是转播,那茉茉在别墅里看的不就是……现场直播!

    颜灵神经一凛,连忙抓起自己的手机就要给夏长悦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姨姨,不要!”瀚瀚一瞥见颜灵拿起手机,软糯糯的小身子连忙扑了上去,直接抱住她的大腿。

    精致帅气的小脸蛋上,挤出可怜兮兮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忍心看瀚瀚大王和茉茉一直没有爸爸咩?”

    颜灵:“……”

    -

    别墅里。

    夏长悦想了很久,也没想明白,她不就查了一下跟语言障碍有关的资料,怎么就被严承池盯着看了大半个晚上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,就像不认识她一样,连动都不让她动。

    最后,还莫名其妙的说一句:为什么我看不出来……

    他到底想看出什么?

    夏长悦纠结了半天,也没纠结出一个结果。

    只觉得自己好悲哀。

    大晚上的被一个男人按倒在沙发上,不是亲亲也不是抱抱,而是一直盯着她的眼睛看。

    最后实在憋不住,脱口而出,“严承池你到底亲不亲?你不亲我要回房间了!”

    话落,客厅里的气氛立时变了。

    夏长悦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说了什么,脸上蓦地一红,恨不得挖个洞让自己钻进去。

    “原来,你在等这个。”严承池身体微怔,旋即,眯起黑眸,嘴角噙起一抹邪肆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我才没有,我只是……唔!”夏长悦窘着脸,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男人强势的吻,给堵了回去!

    -

    第二天天不亮,夏长悦就偷偷的从某人的怀里爬了出来。

    想起昨天在客厅的那个吻,她像做贼一样,连早餐都不敢吃,从餐桌上拿了一瓶牛奶,就避开佣人,准备离开别墅。

    刚走到别墅门口,准备松一口气的时候,忽然瞥见门卫将大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“夏小姐,池少让你等他吃完早餐,顺路送你去剧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