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茉茉都知道要乖,那你呢?”严承池看着她的目光,透着探究,一字一顿,“我记得我说过,易海音的事情,不用你管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猛地想起他白天的警告,连忙将茶几上的资料都收了起来,心虚的藏到身后。

    “那个、我今天刚好经过书店,看见一些资料,就顺便了解一下,当补充课外知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么在意易海音?”严承池眯了眯邪眸,沉下声。

    语气中,透着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酸意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要干涉你的事情,只是易海音的情况特殊,我想着多知道一些,会比较容易跟他相处。”

    察觉到他身上的怒意,夏长悦咬了咬唇,有些纠结。

    她只是想多了解语言障碍这个病一点,帮严承池早点达成跟易家的交易,可她如果这么说,他会不会觉得她不自量力?

    万一惹他更生气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想着,小脑袋低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的反应看在严承池眼里,却成了心虚。

    她真的在意易海音?

    严承池眸光一沉,身体蓦地坐直,伸手就扣住了她的手腕,将夏长悦拉了起来,转身将她压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,看着我!”严承池镬住她的下巴,强迫夏长悦对上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黑眸深邃,定定的看进她的眼里。

    易海音说她经常偷偷看他,他现在光明正大的给她看!

    “严承池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,不要说话。”严承池长指按住了她的樱唇,妖魅的脸庞,一点点的逼近她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鼻尖几乎要碰到一起,他强势的气息,铺天盖地的袭来,夏长悦紧张的连呼吸都屏住了,呆呆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这是要……强吻?

    夏长悦等了好半响,都没有等到他吻下来,反而瞥见他一直在盯着她的眼睛看,像是要看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同一个姿势维持太久,夏长悦身体有些僵硬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去看看茉茉有没有踢被子……”夏长悦刚想要挪一下屁股,身体就被严承池禁锢的越紧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动。”他低沉磁性的声音,宛如大提琴般,响在她的耳边。

    夏长悦眨巴眨巴眼睛,委屈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到底还要看多久?要亲就快点亲,哪有人要强吻,还酝酿这么久的……

    客厅沙发上的两个人紧紧的贴在一起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楼梯口上,一抹软乎乎的小身子,正贼兮兮的蹲在角落,一边探着小脑袋,偷看着客厅里的两个人,一边笑眯眯的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哥哥,我们很快就要有粑粑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才没有骗你,我有看到小悦悦跟粑粑在客厅里玩亲亲喔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才不是亲脸颊,是嘴对嘴亲亲!不信我给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-

    公寓里。

    瀚瀚软糯糯的小身子趴在沙发上,瞥见手机视频里抱在一起的两个人影,激动的一下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夏舒茉,你别动,快点退后,不要打扰他们,让他们抱久一点……”

    瀚瀚说完,又隐约觉得不对劲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要帮野男人占小悦悦的便宜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