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夏长悦经常偷偷看他,眼睛里有爱?

    严承池细细的嚼着这句话,心脏的跳动,蓦地超出了正常的频率。

    他抓着方向盘的手,猛地收紧,油门一踩到底,朝着别墅的方向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“唰——”

    跑车抵达别墅门口,还没等停稳,严承池已经从驾驶座一跃而下,大步的朝着别墅里走。

    “池少,你回来了。”管家收到消息,恭敬的迎出来。

    严承池将西装外套脱了下来,递给管家,伸手用力的扯了一下领带,才问道,“她呢?”

    “池少是说小小姐,小小姐她……”管家刚开口,忽然一阵冷风从脊背刮过,他一个激灵,连忙改口,“夏小姐回来之后,就一直在客厅看资料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下,严承池的身影已经消失在眼前,大步进了客厅。

    别墅客厅里,灯光明亮,如同白昼,靠近中间的茶几上,一抹娇小的身影,正歪着脑袋,认真的看着一沓资料。

    她大半个身子,都趴到了茶几上,眼睛在眼前铺开的纸张里,找着什么。

    而后抽出其中一张,拿着笔,就开始在上面做标记。

    时不时咬着笔头,嘟哝一句。

    距离太远,严承池听不见她说了什么,可看见夏长悦就在他的别墅里,安静的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,他浮躁的心情,蓦地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眸光闪了闪,放轻了脚步,走到她身边。

    “语言障碍的一百种治疗方案……”

    “易海音能说话,排除身体机能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对呀,心因性病症还有这么多临床症状,那易海音的算哪种?”夏长悦一边做着笔记,一边在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完全没有注意到,一抹高大身影,正悄无声息的站在她的身后,看着她茶几上布满的资料,眉头越拧越紧。

    管家说她从回来到现在,就一直在客厅里看资料,看的就是语言障碍的资料?

    易海音说她经常偷偷看他,哪里看出来了?

    他现在就站在她身后,她却只关心另一个男人的病情……

    严承池眸光暗了暗,心底弥漫起一股自己也无法解释的郁闷,越发用力的扯掉脖子上的领带,才觉得呼吸顺畅些。

    夏长悦正趴在茶几上研究资料,忽然觉得背后一阵寒气袭来,她微微一怔,旋即回头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看清站在她身后的男人,夏长悦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板,见鬼一样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怎么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?”

    “茉茉呢?”严承池不答反问,走上前,坐到她身边的沙发上,交叠起修长的双腿。

    “下午玩的太累,已经睡着了。”夏长悦本能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她吃过饭了?”严承池挑眉问道。

    他记得他之前来不及赶回来陪小公主吃饭,小公主都会不高兴打电话嘟哝,今天居然这么乖就吃饱睡了?

    夏长悦很会讨茉茉的欢心,有她在,茉茉好像都变得听话了。

    “吃过了,还洗了澡才睡的,她很乖。”夏长悦像个保姆一样,尽职的汇报给他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