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我凭什么要帮你?我记得我跟易家的协议里,没有这个款项。”严承池冷笑,优雅的品着红酒。

    易海音一句想试试,就要动用他的势力,哪有这么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易海音如果要用拒绝配合治疗来威胁他,他倒也不会拒绝,不过这样一来,他倒是会觉得他之前高看了他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告诉你……一个秘密。”易海音缓缓的启唇,目光直直的看着严承池,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夏编剧……她经常……偷偷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严承池身体一怔,迅速的眯起邪眸,看向易海音。

    “她经常……偷偷看你……眼睛里……有爱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最后两个字,让严承池端着酒杯的手,蓦地一紧,几乎要将手里的红酒杯捏碎。

    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人,居然差点因为易海音的一句话就失控了。

    只是一秒,他脸上的神色又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“要我答应帮你可以,我要知道这个玩偶的主人,跟你是什么关系?”严承池将杯里的红酒喝完,慢条斯理的放下杯子,挑起眉。

    深邃的黑眸,定定的看向易海音。

    眼底,掠过一丝深谙的光芒。

    一个人,只有心里有牵挂,才会有破绽。

    易海音太清冷,是那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清冷,与生俱来的疏离感,根本不需要刻意去装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就像全身都戴了盔甲,无懈可击。

    可今天的易海音,眼神却不一样了,他眼底,流露出正常人一样的**,迫切想要找到一个人的**。

    严承池说完,并不着急让他回答,长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在桌子,像是临近死亡的倒计时。

    “我的……女人。”易海音薄唇微启,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话落,目光灼灼的看向严承池,语气格外强硬,“我必须……找到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子瞳紧了紧。

    对这个答案,有些意外,又在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他敛起眸,嚯的从椅子上站起身,转身的瞬间,脚步微微顿了顿,“将你手上查到的所有资料,送一份给我的特助,有消息,我会让他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……多少把握?”易海音难得这么固执的想要问清一件事,俊逸的身影,跟着严承池站起来,绕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两个出类拔萃的男子,面对面站在一起,画面极具冲击力。

    一种无法言喻的气场,在两个人之间蔓延开……

    “把你弄丢人的地方做为中心点,地毯式搜索,只要她还在这座城市,迟早会找到人。”严承池淡漠的启唇,瞥见易海音吃惊的表情,冷冷的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想让易家的人发现,所以有所顾忌,我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严承池话落,迅速的出了包间。

    守在外面的金特助一看见他出来,立时迎上前,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,严承池已经越过他,迅速的进了电梯。

    “你下班了,不用跟着我。”严承池一口气下到停车场,取了车,朝着别墅的方向,飞快的开回去。

    他的耳边,全是易海音刚才那句提醒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