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看了她一眼,眸光淡淡的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处理好她膝盖上的伤口,将手上的药膏丢到一旁,就站起身。

    出了休息室。

    夏长悦愣住了。

    看着他挺拔的背影,半响,都只是看着他……

    她是不是说错什么,惹他生气了?

    可是不对呀,他生气的时候不是这个样子了。

    一般他生气的时候,都要有人遭殃的,这里没有其他人,如果她惹他生气了,自己应该会倒霉才对,他怎么可能自己憋着气走了?

    “池少这么快就出来了,应该只是好心带夏编剧来处理伤口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他们认识呢,所以只是绅士风度,我男神果然不是一般人,我更爱他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严承池一离开,休息室外,立时传来细细碎碎的声音。

    夏长悦怔了怔,才回过神。

    抬头看着严承池已经走远的身影,微微咬住唇。

    他这么着急走,是怕跟她扯上什么关系吗?

    他果然还是厌恶她的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看着还红肿着的膝盖,想起严承池刚才蹲在地上替她处理伤口的画面,简直跟梦一样,都快让她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幻觉了。

    眼角的余光瞥见墙上的挂钟,惊得一下从沙发上蹦了起来。

    九点零一分!

    易海音跟颜灵的对手戏该开始了!

    夏长悦顾不上多想,按着还有些痛的膝盖,一蹦一蹦着就出了休息室。

    朝着拍摄场地,飞快的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刚出休息室不久,一抹伟岸的身影,拿着两个冰袋走了回来,瞥见空荡荡的休息室,邪眸一瞬间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么大个剧组,居然连个消肿的冰袋都没有,还得到外面找……”金特助慢一步跟上来,吐槽的话才说到一半,看着休息室里已经消失不见的夏长悦,剩下的话,自动的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胆颤的看向黑着脸的严承池,纠结了很久,才开口。

    “池少,九点了,你不是来看易少爷拍戏的吗?时间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闻言,严承池将手里的冰袋丢到了垃圾桶,转身出了休息室,大步的朝着拍摄场地走过去。

    -

    “现场准备一下,我们拍摄马上开始……”

    导演的话还没有说完,看见走进拍摄场地的严承池,立时惊得从监视器前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池、池少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管我,我只是来看看。”严承池森冷的目光,在布置好的场地里扫了一圈,最后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,发现靠在墙壁上的夏长悦。

    夏长悦正好抬头朝着这边看过来,看见站在导演身边的严承池,娇小的身子晃了晃,差点站不稳摔了下去。

    她勉强稳住身子,忍不住多看了严承池几眼。

    他不是走的比她早吗,怎么现在才到拍摄现场?难道是去参观剧组的其他地方了?

    “当我不存在,该怎么拍,拍你的。”严承池捕捉到那抹熟悉的身影,子瞳微微紧了紧,若无其事的走上前,坐到导演旁边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“是是。”导演忙不迭的应道,吩咐工作人员各就各位,“现场准备,第一场,action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