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夏长悦一口气冲进了后院,甚至还来不及喘口气,就杀到了游泳池边。

    可等她在泳池边上站稳,四目望去,却发现偌大的泳池里,一个人都没有!

    夏长悦猛地愣住了,不敢置信的眨巴眨巴眼睛,盯着空荡荡的泳池,半响回不过神。

    蓦地,一阵脚步声从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她怔了怔,缓缓的转过身,看清身后的人,倒吸了一口气,呼吸一下就屏住了!

    严承池就站在她身后不到三米处,看样子,是刚游完泳,身上还是湿哒哒的。

    短发飞扬,发尾沾着水珠,轻轻的一甩头,在半空中拉开一道水雾。

    如雕如琢的脸庞,仿佛是上帝最得意的作品,他微微侧着脸,完美的脸部轮廓,在夕阳中,如同沐浴着圣光,透出说不出魅惑……

    水珠顺着他的脖子往下滑,滑过完美的腹肌,然后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呆滞的站在原地,手里的毯子“啪”的一下掉到了地上,晶莹的双眼,盯着眼前只穿了泳裤严承池。

    用力的吞了吞口水。

    半响,好不容易从牙缝里挤出一句,“我、我……管家让我给茉茉送毯子过来……那个、毯子它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语无伦次的说着话,弯腰将掉在地上的毯子捡了起来,低着头,像个犯错的孩子,不敢看严承池。

    “你的老师没有教过你,跟别人说话的时候,要看着对方以示尊重吗?”严承池不疾不徐的走到她面前,盯着眼前快要埋到胸口的小脑袋,嘴角噙着邪肆的笑容,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“老师也有教我们,有客人在的时候,要衣物整齐,你这样,属于暴露狂!”夏长悦被他嘲笑了,不服气的抬起头,顶了回去。

    瞥见他健硕的胸膛,又忍不住红了脸,移开视线。

    不行呀,男色当前,她这样没有办法保持理智,跟他吵架有点吃亏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,你游泳的时候不穿泳衣,难不成这样下去游?”严承池伸手镬住了她的下巴,强迫她抬起头,吐气如魅,“原来你还有这种癖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盯着他黑曜石般的子瞳,半响才反应过来,他是什么意思,“啪”的一下打掉了他的手,鼓起腮帮子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保守又怎么样?总好过某些人,像只花蝴蝶,到处都是烂桃花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想起今天在剧组,宋心菲说的那些话,哪怕她心里是不信的,可一想到那么多女人都想着往严承池身上扑,她就是忍不住不舒服。

    就连说话,都带上了几分酸气。

    “花蝴蝶?烂桃花?什么意思?”严承池挑了挑眉,看着她气鼓鼓的小脸,眼底掠过一丝幽光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意思,就是想提醒花蝴蝶,路边的野花不要采,免得被毒死都不知道!”夏长悦说着,抱着毯子,就转身找茉茉。

    围着游泳池找了一圈,都没有看见茉茉的身影,想起管家说她着凉了,急得冲着严承池面前问,“茉茉呢?”

    “游累了,保姆抱着她回房间洗澡换衣服了。”严承池瞥了一眼她着急的双眼,淡淡的勾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