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先回自己的卧室冲了凉,才朝着客房的方向走过去。

    昏暗的房间里,很安静,只剩下均匀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大床上,夏长悦正抱着小公主,睡得很沉。

    两个人如出一辙的睡姿,让严承池微微怔了怔。

    他走上前,站在床边,黑眸深邃,看着钻在夏长悦怀里的茉茉,莫名的想起夏长悦睡在他身边的时候,也喜欢这么钻进他的怀里……

    严承池看着睡在中间的茉茉,眸光闪了闪,伸手将她抱了起来,放到边上,拿了抱枕挡在床边

    然后,将熟睡的夏长悦移到了中间。

    看见夏长悦嘟哝了一声,伸手想要找东西抱,他才缓缓的躺下来,看着她主动的蹭到他怀里,满意的敛起眸。

    夜越来越深……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,在静谧的房间里,蓦地响起。

    夏长悦习惯性的往严承池怀里蹭了蹭,嘟哝,“什么声音这么吵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有人摔下床了。”严承池低沉魅惑的声音,带着刚睡醒的嘶哑,格外好听。

    “反正不是我……”夏长悦迷迷糊糊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下一秒,她像是忽然想起什么,神经一凛,蓦地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扭头一看见,身边的小公主果然不见了!

    她连忙爬到床边一看,一抹软乎乎的小身子,正抱着抱枕,四仰八叉的睡在地板上。

    摔了一下,小公主都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,翻个身,吧唧吧唧小嘴,就像只小猪一样,又扑在地板上呼呼大睡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愣了好几秒,才反应过来,连忙将她抱了起来,放回床上,确定她没摔到哪,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刚抬头,就对上了严承池妖魅的脸庞,才猛地想起来,他怎么会在她的房间,刚才还抱着她……不对,是她抱着他。

    夏长悦一想到自己一整晚都抱着严承池,使劲的往他怀里蹭,脸上蓦地一红。

    她还说他别墅里的枕头怎么抱着这么舒服……

    “我明明让茉茉睡在中间,她怎么会跑到边上?”夏长悦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茉茉换了位置,她也不至于把严承池当成了人形抱枕。

    她绝对没有要故意占他的便宜,只是无意占了那么一点点……

    “不是你抱的吗?”严承池黑眸闪了闪,淡漠的启唇,神色里,找不到一丝破绽。

    说着,伟岸的身躯,慵懒的靠到床头,淡漠的目光,看向她。

    “啊?”夏长悦一愣,彻底懵了。

    低头就开始认真思考,她什么时候把小公主抱到边上了?难道是刚才睡糊涂了?

    还没等她想出个所以然来,就听见严承池低沉的声音,缓缓的响在耳边,一字一顿,“我以为你已经是我见过睡相最差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抬头,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,刚抱到床上的小公主,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翻了几个滚,横在床中间,小手还努力的找东西抱。

    一摸到严承池的胸口,就手脚麻利的蹭了过去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伸手捂脸,欲哭无泪,比她睡相更差的是她亲生的,嗷呜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