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看着他在眼前放大的俊脸,紧张的呼吸一下屏住了。

    听见他的话,微微一怔,有些意外的抬头看他。

    他这是……吃醋了?

    “我跟易海音不熟,只是觉得他好像有故事,我接下来要跟他在同一个剧组,剧组里知道他真实身份的人不多,我了解的多一点,到时候万一有什么情况,也能见机行事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下意识的解释,伸手轻轻推了一下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严承池却半点没有要放开她的意思,头反而更低了,薄唇若有若无的掠过她的樱唇。

    温热的气息,喷薄在她的脸上,隐隐带着掠夺的气息……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他有病,什么病?”夏长悦推不开他,紧张的找话题说。

    严承池专注盯着一个人的时候,深邃的黑眸,宛如一汪深潭,要将人的灵魂都吸纳进去。

    再让她这么看着他,她怕她会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语言障碍。”严承池薄唇微启,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原本只是随口一问,不指望严承池会告诉她,可听到他的答案的瞬间,却狠狠的愣住了。

    眼前,闪现出她第一次看见易海音的画面。

    他的英俊潇洒、清冷高贵,甚至是沉默寡言……仿佛都是世家子弟该有的风范。

    可当时最吸引她的,是易海音身上那股仿佛将所有人隔离在自己世界之外的疏离感。

    那种疏离,并非是身份上的鄙夷,而是发自内心的,将自己与所有人隔离开了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凭着一股直觉,觉得他一定是一个有故事的人,却没有想到,他有没有故事,她还不知道,就知道他有病……

    “不对呀,我那天听见易海音说话了,而且是跟你说的!”夏长悦想起什么,激动的开口。

    那天在会议室,老侍者要送她回去的时候,易海音明明骂了一句“多事”,还让严承池送她……

    想起那天,夏长悦就又想起严承池当时冷冰冰,说跟她待在一起,只会让他难受的那些话,眸光暗了暗。

    “语言障碍,不等于哑巴。”严承池像是看穿她在想什么,薄唇又往她的方向压了压,两个人的姿势,就像是在……接吻!

    这个念头一闪过夏长悦的脑海,她立时惊得差点从沙发上蹦起来。

    鼻息间,全是男人霸道的气息,她刚才想说什么,一瞬间都忘得干干净净……

    呆愣间,眼角的余光倏尔捕捉到一抹小小的身影,就站在沙发不远处,小手托着腮,津津有味的看着爸爸妈妈亲热……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夏长悦神经一凛,猛地伸手推开严承池,从沙发上坐好,紧张的整理身上弄皱的衣服。

    严承池高大的身躯,被推到沙发上,先是皱了皱眉,旋即,妖冶的子瞳看见茉茉小狐狸一样偷看的身影,又睨了一眼夏长悦绯红的脸庞,忍不住勾起唇。

    “茉茉,少儿不宜的画面,少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听见他揶揄的话,怔了怔,再一看茉茉乖巧点头的模样,活像他们刚才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