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小公主要玩积木,粑粑和夏阿姨陪我好不好?”茉茉拖着一盒积木,从房间里出来。

    哗啦一声,全都倒到茶几上。

    “你陪她,我还有事处理。”严承池淡漠的看了夏长悦一眼,伸手扯了扯领带,就提步往楼上走。

    刚转身,茉茉就抱住了他的大腿,软乎乎的小身子几乎挂到了他身上,像一只树懒,紧紧的抱着他不撒手,嘟着嘴。

    “小公主要粑粑陪,我害怕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晶莹的大眼睛立时变得水汪汪。

    自从那次被绑架过后,茉茉最让严承池无法拒绝的,就是“害怕”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医生交代过,这段时间,要尽可能的给她安全感。

    “好,爸爸陪你。”严承池抱着她重新走到沙发前坐下。

    将小公主放到地上,让她站到茶几前,牵着她的小手,教她叠积木。

    夏长悦第一次看见他陪茉茉玩玩具的样子,棱角分明的脸庞,依旧完美的无可挑剔,可好像是什么变得,让他整个人都变得没有那么冷漠,拒人于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她一下就看得晃神了……

    “夏阿姨,你快看,粑粑好厉害……”茉茉看着越来越高的积木,兴奋的拍着手。

    “嗯,是很厉害。”夏长悦话落,一直在叠积木的严承池蓦地抬头看她。

    一分心,手上的积木就放偏了。

    “哗啦——”

    高高的积木塔,顷刻就倒了。

    夏长悦一回神,本能的想要伸手去护住积木塔,手腕却被严承池抓住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用了,失之毫厘谬以千里,走错了就是走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呆呆的看着他,不知道他到底是在说积木,还是在说他们的感情……

    管家很快切了蛋糕出来,小公主一看见吃的,二话不说,丢下他们就跟着管家走了。

    “有时候对错不能看表面,或许,换个角度想,也能有不一样的收获。”夏长悦转动了一下手腕,将自己的手抽回来,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严承池漫不经心的启唇,高大的身躯,往沙发上一靠。

    “我能问一下,你为什么这么重视易海音的事情吗?”夏长悦在他身边坐直了身体,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    严氏集团的投资项目那么多,虽然刚大力投资一个产业会让严承池比较重视,可是严承池关注易海音,好像还有别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我跟他父亲有一个交易。”严承池淡漠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很重要?”夏长悦手心紧了紧,这个剧本,是她最后一次能这么靠近严承池,她想要帮他做到最好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像是察觉到她情绪的波动,淡淡的睨了一眼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“那个、我只是比较好奇,为什么易海音好好的大少爷不当,非要来演戏,要知道,演员这一行并不轻松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有病。”简单的三个字,打断了夏长悦的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怎么可能?”夏长悦愣住了。

    脑子里,闪过易海音俊逸的身影,小嘴微微张了张,错愕的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刚想问什么,肩膀蓦地被严承池抓住,按到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娇小的身子,被禁锢在他怀里,邪眸牢牢的盯着她,一字一顿,“你很关心易海音?嗯!”

    -

    ps:【重要通知】为了感谢大家的支持,妖妖明天要举办活动送奖励啦!具体细则,在书评区置顶的帖子里,大家记得去看一看,本文的第一个活动,积极参与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