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先等等,过几分钟,等药效发挥彻底,再把人送进去……”给他下了药的人,居然是他的母亲。

    “胡闹,你就不怕音儿知道了,会怪你吗?”浑厚的男声,透着一家之主的威严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不得已,音儿是易家的独苗,可偏偏他天生就有那样的毛病,万一治不好董事会那群老家伙是不会答应让他继任总裁的,我想来想去,只有这个办法。”

    易夫人抽噎了两声,又说道。

    “音儿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,他向来眼界高又冷清,总是闷闷的不爱说话,等他自己找到一个喜欢的女孩,恐怕你死的时候还抱不上孙子,我也是为他好,安排的这个世家女孩,不是空有美貌,听说才情也是极佳的……”

    他母亲再说了什么,他已经听不见了。

    身体腾起的热度,像一把火,在吞噬他的理智。

    他不能坐以待毙。

    正门已经出不去了,就算他们没有反锁门,他这样出去,也根本出不了易家。

    易海音的目光,落到阳台上。

    挺拔的身躯,迈着坚定的步伐,朝着阳台走过去,二楼,不算太高。

    他毫不犹豫的一跃,从护栏上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样耗费体力的一跳,像是激发了他体内的药性,他的神智越来越模糊,咬破了舌尖,让自己保持清醒,迅速的找到车库,开着车就冲出了易家别墅。

    他想的很简单,只要他能找到一家医院,这些药,根本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可他却没有想到,他会在路上撞到一个女孩……

    女孩当场就被他撞晕了,他当时将她抱回车上,只是想要将她一起送到医院,可碰到她的那一刻,他的神智却彻底崩溃了。

    他眼里只剩下一片猩红,什么都看不见,她身上淡淡的馨香,就像无法抗拒的毒药……

    想起那天晚上的事,易海音攥着小玩偶的手,猛地用力,像是要将玩偶捏碎。

    俊美如画的脸庞,露出一丝苍白。

    看着桌面上的图片,他缓缓的将手上的玩偶放上去,看着躺在一起的两个小婴儿,他子瞳一紧。

    她身上挂着这样的钥匙扣,是有男朋友了吗?

    抑或,是有孩子了?

    不,她是第一次,不可能是两个孩子的妈妈……

    可他发现,他同样接受不了她已经有男朋友这个可能。

    易海音手心一紧。

    老侍者的话,仿佛又响在耳边。

    这样普通的钥匙扣,根本找不到她……

    既然是命运把她送到他身边,他们之间的缘分,就不该这么浅……

    “叩叩——”书房的门,又被敲响了,打断了易海音的回忆。

    老侍者匆匆的走了进来,“少爷,开机仪式的时间已经到了,你是男主角,不能缺席,严氏集团已经派人来催了。”

    易海音眸光闪了闪,将桌子上的小玩偶放进口袋,缓缓的站起身,提步往外走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的时候,脚步却停了停,忽然开口,“街道监控……查了?”

    老侍者一怔,旋即反应过来,“我这就让人去查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易海音眸光里,掠过一丝光亮,这才提步出了书房,赶往开机仪式现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