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对上严承池戏谑的邪眸,才想起自己刚才说了什么……

    一股热气,瞬间从脖子处蔓延起,一眨眼就染红了巴掌大的小脸,双手局促的揪着浴巾,低着头,不敢看严承池的眼神……

    丢死人了!

    良久,夏长悦都没有动,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亦没有动。

    她不禁在心里猜想,难不成他刚才没有听见她说什么?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,那她害羞什么?

    夏长悦给自己打了一剂强心针,嚯的抬起头,准备问严承池能不能借她一套衣服,就瞥见沙发上的男人从容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转过身,就朝着床边走过来,走到她面前,强势的气息,让她不禁往后缩了缩,碰到睡在中间的小公主,才连忙停下来。

    她娇小的身子,都被锁在他强健的双臂里,他妖冶的子瞳,别有意味的掠过她的胸口,嘴角勾起一丝邪佞的笑容,看得夏长悦心里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旋即,就听见他低沉性感的声音,“不小,刚刚好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:“……”!!!

    夏长悦身体一僵,呆呆的看着眼前的男人,反应过来他的暗示之后,恨不得挖个坑自己跳下去!

    谁问他的意见了?

    他回答的那么认真做什么?!

    夏长悦窘得完全接不上话,好半响,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,“我没有带衣服,之前的衣服脏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唔,需要我替你穿?”严承池黑眸一晃,戏谑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不、不需要,我只是想让你借我一套衣服。”夏长悦紧张的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。

    好半响,才反应过来,今天的严承池似乎不大对劲。

    他不是很厌恶她吗?

    今天居然会跟她说这么多话……

    刚才还……想起在浴室里的那个吻,夏长悦好不容易缓和的脸颊,又变得红扑扑。

    看着还站在她身边的男人,连头不敢抬了。

    如果刚才不是茉茉突然醒了……他们是不是就会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努力的甩甩头,不让自己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一抬头,就瞥见严承池的目光,瞟想了浴室门口的架子上。

    上面安静的放着一套衣服。

    夏长悦一怔,才回想起,她刚才拉开门的时候,他就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所以他不是存心占她便宜,只是好心给她送衣服?

    她又自作多情了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窘着脸,连忙蹦下去,冲过去抓起衣服,就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等她换好衣服,回到房间,就发现刚才还在房间里的严承池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她扫视了一圈偌大的客房,都没有找到他的身影,忽然想起来,这个房间,是她之前住的那一个,严承池的卧室,在另一边。

    所以他一开始带小公主来这里,是早就准备好,不会跟她呆在同一个房间吗?

    夏长悦揪着衣摆,不用在他面前演戏,明明该松一口气,可见他这么着急的跟她划清界限,心里却莫名的泛起一抹难受。

    听见小公主的呓语声,夏长悦连忙爬到床上,轻轻的给她拍着小背脊,将不安的小公主,重新哄睡着了。

    夏长悦翻过身,看着天花板,没有半点睡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