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做完笔录,夏长悦就没有了留下来的理由。

    站在路边,她正犹豫着要不要开口说自己先回去了,瞥见茉茉还有些发白的小脸,身侧的手紧了紧。

    “要夏阿姨抱……”茉茉一瞥见站在路边不走的夏长悦,一下就着急了,朝着她伸出小胳膊。

    “上车。”严承池拉开副驾驶座的门,没有问夏长悦的意见,将小公主递给她,自己坐到驾驶座,发动车子离开。

    看着车子快速的朝着他别墅的方向开过去,夏长悦心底泛起紧张感。

    她以为他这么厌恶她,不会再让她踏进他的别墅一步,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有些害怕跟他的相处,担心会控制不住自己,露出马脚,可却忍不住想要离他近一点,再近一点……

    “唰——”

    跑车在别墅门口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夏长悦的思绪一下回笼,刚准备将茉茉递给严承池,茉茉却忽然攥住了她的衣角,“小公主怕怕,不要夏阿姨走……”

    粉雕玉琢的小脸蛋有些发白,搭配着一道泛红的血痕,和水汪汪的大眼睛,说不出的可怜。

    夏长悦心脏一紧,重新将她抱进怀里,“好,不走,都不走,陪着茉茉,不怕。”

    一直到进了严承池的别墅,夏长悦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单独对上严承池,她全身都变得不像自己的,僵硬的抱着茉茉,不知道该干什么。

    “咕噜——”

    一道肚子叫的声音,不合时宜的响了。

    夏长悦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公主,才想起她被江明娜掳走这么久,该饿坏了。

    “咕噜——”又一道肚子叫的声音,从严承池的方向传过来。

    夏长悦怔了怔,旋即有些意外的看向他。

    严承池冷着脸,冷峻的面容上,看不出丝毫的表情波动,仿佛刚才那一声肚子叫,只是夏长悦的错觉。

    “爸爸带你去吃饭。”他从容的走上前,从夏长悦的手里接走茉茉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愣在原地,好几秒,才想起来,现在已经是半夜,别墅里的佣人应该都睡了。

    她眸光闪了闪,走上前,“茉茉刚受了惊吓,清淡一点的家常菜可以吗?”

    夏长悦说完,发现自己的话有歧义,又连忙补充,“我是说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脚步一顿,回过头来看她。

    妖冶的子瞳闪过一抹光芒,细不可闻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夏长悦的动作很快,不到半个小时,就炒好了几个色香味都不错的家常菜。

    煮饭太慢了,她索性下了一碗蝴蝶面,大人孩子都适合吃。

    端到餐桌上的时候,就看见他们父女俩都已经挨着桌子坐好了。

    严承池坐在椅子上,茉茉坐在他的大腿上,父女俩的目光,都直勾勾的盯着她手上的菜。

    夏长悦一下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刚才只想着给严承池做顿饭,现在才想起来,他们分开了四年,他的喜好也不知道变了没有。

    而她记得的,依旧是他四年前的口味,万一他不喜欢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忐忑的将几个菜到放到桌子上,局促的站在一旁,眼巴巴的看着拿起筷子的严承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