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夏长悦护在茉茉身前,抱着她,一下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锋利的匕首,从她的手臂划过,鲜血立时涌了出来……

    “夏长悦!”

    严承池瞥见她手臂上的伤口,子瞳猛地一缩,迅速的上前,将她和小公主抱了起来,脱下外套,就包在她受伤的手臂上。

    还没等他打上结,就听见夏长悦的惊呼,“小心后面!”

    严承池一回头,几个年轻的男人已经挥舞着棒球棍,朝着他袭击过来。

    严承池转身,一个扫堂腿就放倒了几个人,可是厂房里有十几个男人,还有一个发了疯的江明娜……

    严承池一个人要护着两个人,打得十分束缚。

    “你先带着茉茉出去!”严承池一脚踹倒了身前的人,扭头冲着身后的夏长悦喊道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夏长悦看着被十几个人围攻的严承池,心脏提到了嗓子眼,可是一想到留下来只会成为他的包袱,只能硬着头皮答应。

    顾不上手臂上的疼痛,抱起茉茉,就往后退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,你别想走!我就是死,也要拉着你垫背!”江明娜一看见走到门口的夏长悦,目赤欲裂,挥舞着匕首,就朝着夏长悦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的速度很快,快到让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。

    一眨眼就冲到了夏长悦跟前,夏长悦抱着茉茉,根本来不及避开!

    千钧一发的时刻,一道伟岸的身躯牢牢的挡在了她们母女面前……

    熟悉的气息,让夏长悦神经一凛,刚抬起头,就瞥见江明娜的匕首正对着严承池的心脏刺过来!

    “严承池,不要——”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一道枪声,蓦地炸响在所有人的耳边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错愕的目光中,江明娜的手臂蓦地出现一个血洞,匕首落地,她整个人都倒在地上抽搐。

    警察来了!

    大批的警员一出现,现场的形势一下就变了,面对黑洞洞的枪口,刚才还嚣张无比的打手们,纷纷丢了棒球棍,蹲到了墙角。

    整个厂房都被控制住了。

    发狂的江明娜,第一时间被钳制住,带离了这里,等待她的,将会是法律的制裁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姐,你的手受伤了,先到外面的救护车上包扎一下吧。”警队的负责人走到夏长悦面前,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翕动了一下唇瓣,想要说话,喉咙却像是被掐住了一样,根本发不出声音。

    眼前,仿佛还是刚才严承池不要命挡在她面前的画面……

    等她回过神,连忙蹲下来,想要检查茉茉身上有没有受伤……

    “先顾好你自己。”严承池快她一步,从她怀里接过已经晕过去的茉茉,解开了她身上的绳子和封口胶带。

    一手抱着茉茉,一手牵住夏长悦没有受伤的手,大步的朝着停在外面的救护车走过去。

    夏长悦手臂上的伤口看着狰狞,实际刺的不深,简单的包扎过后,血就止住了。

    “茉茉怎么样?她刚才那么害怕,会不会吓出问题?是不是要去医院检查一下?”夏长悦一包扎好手臂上的伤,立时着急的站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