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小公主迈着小短腿,深一步浅一步的跟着严承池。

    而他们一向日理万机,难得能在别墅待上一整天的主子,居然在陪着一个孩子吃饭散步……

    管家呆愣的站在那里,看着远远朝着他走过来的一大一小,看得有些出神。

    他是眼花了吗?为什么这么看着池少和小小姐,竟觉得他们长得有些像?

    吃饱喝足又溜达了一圈,茉茉一趴到床上,立马就睡沉了。

    像一只小狐狸,径直的趴在枕头上,撅着小屁股。

    严承池看着她差到极致的睡相,伸手揉了揉眉心,才上前替她翻了个身,让她睡好,盖上被子。

    伟岸的身躯没有马上离开房间,而是静静的坐到了床边,凝视着忽然进入他的生命,却带给他无数悸动的小丫头。

    他越来越习惯,生活里多了一个喜欢黏着他的小公主,这几天,因为她,他的别墅里,多了许多他从未感受过的欢声笑语。

    他也越来越习惯,她喊他爸爸,甚至觉得,他就是她爸爸。

    她的家人找到了,他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高兴,而是不舍……

    上天送给他的小天使,终究还是要收回了。

    严承池黑眸氤氲着复杂的光芒,如刀刻的冷峻脸庞,覆盖着隐晦不明的光色。

    长指捏了捏茉茉熟睡中的小脸蛋,听见她睡梦中嘀咕的“粑粑”,他手心蓦地一紧,忽然在想,如果这是他的女儿,那一定是他这辈子收到的,最美好的礼物……

    -

    “小悦悦,我爸妈怎么说?他们把小公主接回去了吗?”颜灵凑在夏长悦,听着她打电话,最后几句没有听清楚,着急的问道。

    瞥见夏长悦发白的脸,心里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是不是小公主被带走,不高兴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夏长悦挂了电话,脸色的血色一点点的褪尽,一字一句,“严承池不愿意让叔叔阿姨把茉茉接走,说是要让茉茉的妈妈去接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落下,她彻底慌了神。

    听颜父颜母的意思,严承池很疼爱茉茉,担心茉茉被接回去,得不到妥善的照顾,所以坚持要亲属作出保证。

    第一条,就是让她这个失职的妈妈,亲自去跟他解释小公主一个人走丢的事情,否则不惜法庭上见……

    可她怎么可能出现在严承池面前?

    夏长悦拿着手机的手一紧,指尖泛白。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

    颜灵一口水喷了出来,激动的竖起大拇指,“池少不愧是我男神,这种理由都能想得到,看来真的是老天都希望他们父女能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颜灵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夏长悦瞪了一眼,连忙憋住笑,往她身边挪了挪,状似认真的提意见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觉得这样也没什么大不了,你就让我爸妈给池少打个电话,说小公主的妈妈在国外出差,没几个月回不来,等池少照顾小公主照顾烦了,自然就自己送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是池少这样还不烦,到时候我再冒名顶替,去替你把小公主接回来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