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金特助看了一眼夏长悦,神经一凛!

    回过头,才发现刚才出来太急,总裁办公室的门没有关紧,他们的对话,都让池少听见了吧?

    “夏小姐,里面请。”金特助眼神闪了闪,朝着夏长悦微微欠身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一愣,错愕的看着金特助。

    她还没从听见严承池声音的震惊中回过神,发现金特助是让她一起进总裁办公室后,更是直接懵了!

    一想到要见严承池,她的脚步不自觉的往后退,本能的想要逃……

    可下一秒,又停住了。

    脑海里,又闪过刚才在楼梯口听见的话。

    想到严承池的女儿就在他的办公室里,莫名的,她却突然想要进去看看……

    “夏小姐?”金特助忍不住催促了一声。

    夏长悦回过神,连忙跟着金特助一起,走进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简洁却透着奢华的办公室,迎面就带来一阵压迫感。

    夏长悦不是第一次进严承池的办公室,今天却是最紧张的一次……

    她害怕面对严承池嫌恶的目光,却忍不住想要看看他的女儿。

    她想象过,他这么不喜欢孩子的人,就算知道自己当了爸爸,应该也不会特别高兴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他却带着女儿来集团上班了。

    只要一想到,有别的女人为他生了孩子,还是一个让他万分疼爱的孩子……夏长悦胸口就闷得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垂在身侧的手,不自觉的攥成拳头,将心里的苦涩给逼了回去。

    她跟在金特助身后,视线却小心翼翼的往旁边看,努力的寻找那个传说中的孩子……

    在办公室里找了一圈,都没有看见,微微蹙起眉。

    难道是走了?

    夏长悦正疑惑着,一抬头,就对上了严承池森冷的目光,心里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脑子一瞬间变得空白,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脊背蔓延开,僵硬的身体,站在他面前,咬着唇,不知道该不该开口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严承池冷漠的目光,从夏长悦的脸上扫过,落到金特助身上。

    “池少,夏小姐的剧本已经初步完成,今天是拿过来讨论的,只是……”金特助想起刚才那个秘书说的话,他根本敢在严承池面前复述一遍,眼神一转,改口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办公室临时被几个新来的助手拿来当会议室了,我正准备带夏小姐换个别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找了,我的休息室空着,去里面吧。”严承池神色淡淡的,看不出喜怒,随手一指,就让金特助带着夏长悦进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一愣,没有想到严承池居然会让他们留下来谈事情。

    而且是在他的办公室里,他就在一墙之隔的坐着,她根本静不下来……

    原本抱着进来看看他女儿就走的想法,现在不仅孩子没有看到,连她也走不了了……

    “谢池少。”金特助松了一口气,朝着夏长悦微微示意,“夏小姐,这边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她不想留在这里谈工作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说出来,会不会被严承池叫人丢出去?

    还有他女儿呢?不是说在他的办公室吗?怎么会不见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