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她的体温已经降了下去,没有刚才那么滚烫。

    只是小脸依旧红扑扑,像秋天熟透的苹果。

    严承池的掌心微凉,茉茉像是很喜欢这个温度,小脑袋本能的朝着他的掌心蹭了蹭,像是在求安慰的小狐狸。

    严承池一怔,旋即,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发。

    替她捻好了被角,才让特助把文件送进来,坐在床边,安静的翻阅起来。

    半响,还不见茉茉有醒过来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她怎么这么久还没有醒?”严承池放下文件,让人去找了医生。

    “池少,稍等,我看看,照理说,这个时候应该醒了。”医生冷汗涔涔的上前,替小公主上下检查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那个、小小姐已经没事了,只是……只是……”医生欲言又止,神色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”严承池脸色一沉,心脏莫名的揪紧。

    “只是小小姐睡得太沉了,等她睡够,自然就会起床。”医生硬着头皮,一口气把话说完。

    闻言,门外的一众保镖没忍住,“噗呲”一下笑出声。

    严承池怔了怔,扭头狠狠瞪了他们一眼。

    走到床边,看着都快开始打鼾的小公主,嘴角也不自觉的勾起笑。

    伸手捏了捏她粉嫩嫩的脸颊。

    能吃能睡,这哪里是小狐狸,简直是一只小猪。

    亏得他这么担心她,她倒是睡得没心没肺。

    知道她没事了,严承池将她被窝里的小身子抱了起来,准备离开医院。

    “粑粑抱……”小公主像是感觉什么,小手紧紧的攥住他的衣襟,睡梦中,不安的呢喃。

    “是我,我带你回家。”严承池看着她依赖他的举动,声音也变得轻柔。

    “还有哥哥和小……”茉茉睡得昏昏沉沉,又嘟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小什么?”严承池眉心一蹙,看着说梦话的小公主。

    她还惦记游乐园那个小胖子?

    严承池脸色一僵,抱着她的手无声的收紧,径直的抱着小公主出了医院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别墅卧室里。

    某个睡醒的小身影,贼兮兮的从被窝里爬了下来,躲到窗帘后面,掏出手机。

    电话一接通,立时先摆出一个苦瓜脸,“哥哥,我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人家不是故意的,只是一不小心就被送到了医院。”茉茉说着,还自己默默的低头忏悔三秒钟。

    瀚瀚一听见她进了医院,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得知她是吃多了被送进医院,又恨铁不成钢的咬牙,“夏舒茉,你是猪吗?那么重要的时刻,你居然还只记得吃?”

    他怎么会有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妹妹……

    “我错了,下次一定改……”茉茉认错认得毫不犹豫,内疚的保证。

    粉雕玉琢的小脸皱成了个包子,纠结了半天,才比出一小节手指,“如果有下次,我一定会少吃一口!”

    瀚瀚:“……”

    -

    小公寓里。

    瀚瀚抱着手机往沙发上一躺。

    正准备跟茉茉说什么,耳边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,他神经一凛,连忙将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软糯糯的小身子,笔直的在沙发前站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