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谁都没有想到,严承池真的有女儿了。

    老侍者看了一眼自家少爷,见易海音只是沉默着,眼神却有些不一样,也不敢轻易的开口。

    夏长悦安静的坐在那里,半响都愣着没有反应,像是根本没有听见严承池的话。

    只是放在桌子下的手,却不自觉的抠着掌心,脸色也越来越苍白……

    她从来没有想过,严承池会有女儿了。

    这么说,他是不是已经结婚了?

    为什么媒体会一点报道都没有?难道是隐婚吗?

    只可惜,他们听不见那个孩子的声音,根本猜不到她到底跟严承池说了什么,就让他变得温柔万分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的脑子乱糟糟的,完全理不出头绪,就连身边的老侍者跟她说话,她好半天都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“夏小姐,你脸色很难看,没事吧?”老侍者伸手轻轻的在夏长悦的面前敲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刚才在想事情。”夏长悦猛地回过神,有些尴尬的解释。

    老侍者再询问了些关于剧本上的问题,可夏长悦只要一想到严承池刚才那个电话,就完全没有办法再集中精力回答。

    严承池刚才的神色,虽然没有什么变化,可语气里,却透着明显的宠溺。

    他那么讨厌工作时被打扰的人,居然也会有那么耐心的时候。

    他一定很爱那个孩子,才会连买蛋糕这种小事,都亲力亲为……

    “夏小姐,你如果身体不舒服的话,不如我们今天先谈到这里?”老侍者看了一眼脸色越来越难看的夏长悦,体贴的问道,“夏小姐,你是一个人来的吗?需不需要我安排人送你回去?”

    老侍者的话落,不等夏长悦反应,一直坐着几乎没有开过口的易海音突然抬起头,薄唇微启,“多事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很轻,不如严承池那般低沉好听,却有着极强的穿透力。

    简单的两个字,格外的清楚。

    清澈的目光,从夏长悦的身上掠过,像是看懂了什么,又扭头看向严承池,重新挤出两个字,“你送。”

    两句话前后不超过五秒,完全没有任何征兆。

    话落,他又重新沉默了,只是目光,依旧看着严承池。

    “我家少爷的意思是,我们不介意送夏小姐,不过可能夏小姐跟池少更顺路。”最先反应过来的老侍者,立时开口替易海音解释,扭头看向夏长悦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夏小姐住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刚听见易海音说话,还有些意外,听见老侍者的话,没有多想,就本能的报了自己的地址。

    老侍者一拍手,高兴的说道,“那正好,池少很顺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听见严承池的名字,夏长悦的神智迅速的回笼。

    等她反应过来老侍者是什么意思,整个人都有些紧张的绷紧了身体。

    想起严承池那天跟她说的话,看她的眼神……夏长悦连询问严承池愿不愿意送她都不敢,本能的想要开口婉拒。

    可没等她开口,严承池已经快一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深邃的黑眸看了她一眼,才提步往外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