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颜灵僵硬的站在那里,半响,才回过神。

    扭头看向坐在沙发上的瀚瀚,一字一顿,“所以,你们早就知道谁是小蝌蚪的爸爸,还提前把地址都查清楚了?”

    “瀚瀚大王也去找过野男人,不过没有见到,只是在微信上聊过一段时间,野男人还送了我一张黑卡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他现在把我拉黑了……瀚瀚在心里默默补充道。

    这么丢人的事情,他才不会说出来。

    想起这个,瀚瀚双手托着腮,小脸一垮,还是很不甘心呀!

    居然会有人把英明神武,英俊潇洒,英气逼人的瀚瀚大王给拉黑了?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颜灵两眼一翻,直接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就让她这么晕过去吧,她想当自己什么都没有听见过……

    蓦地颜灵想起什么,翻身坐了起来,伸手抓住瀚瀚的小肩膀,咬牙切齿,“所以,上次在网上骂人,你说的找帮手,就是找了小蝌蚪的爸爸?”

    池少呀!她内心深处膜拜的男神呀,居然会帮着他们在网上骂人?

    要是早让她知道,她一定会兴奋的几天都睡不着觉!

    “嗯。”瀚瀚看了快要疯魔的颜灵,小眉头皱了皱,格外淡定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么重要的事情,你居然现在才告诉我?!”颜灵怒了。

    瀚瀚:“……”

    灵儿姨姨,你现在最担心的,难道不是你最爱的小公主?也不是你最爱的小悦悦?而是野男人曾经帮你骂过人?

    “夏舒瀚小朋友,我不管你想要做什么,你要是想我帮你,就赶紧把有关小蝌蚪爸爸的事情告诉我,我会慎重考虑一下,是要补救,还是直接举报你!”

    颜灵折回来,坐到沙发上,从头听到尾,越听,额头上的冷汗越多。

    得知瀚瀚真的找上了严承池,还差点跟严承池见面,颜灵脊背冒起一阵阵寒气。

    瀚瀚跟茉茉是异卵龙凤胎,如果说茉茉的长相是父母亲的综合体,只是性格比较像夏长悦,那么瀚瀚的脸,就简直跟比照着严承池的长相刻出来一样。

    一个缩小版的严承池……

    如果让他们父子俩碰面,那大小宝贝的身世,就真的瞒不住了……

    “我们得要在小悦悦知道小公主去找爸爸了之前,把她给接回来!”颜灵倒吸了一口凉气,嚯的站起身,紧张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姨姨,我们为什么不能找爸爸?”瀚瀚小眉头微微蹙起,小手指对到一起,抿起嘴,“每次提起爸爸,小悦悦就会不开心,可是瀚瀚大王和茉茉都好想有个爸爸,爸爸为什么不要我们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颜灵身体一震,看着乖巧懂事的瀚瀚,心脏狠狠抽了一下。

    别的孩子都有爸爸妈妈,瀚瀚和茉茉从出生就只有妈妈……

    两个机灵的宝贝,恐怕早就想问这个问题了吧?

    可是担心妈妈会不高兴,所以才一直忍着,现在好不容易才有机会接触到爸爸,她又要将他们都送走……

    颜灵想想自己做的事,心情莫名的愧疚起来。

    可如果不接回小公主,万一露馅了怎么办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