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严氏集团。

    总裁办公室门口,一众高层都堵在楼道里,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陈经理,要不然你先进去吧?你们部门这个季度业绩不错,不至于死太惨。”人事部的经理,伸手擦了擦额际的汗,紧张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人事部没有业绩压力,只是日常汇报,你担心什么?你先去!”被点名的陈经理抱进了怀里的文案,吓得脸都白了,又把任务推了回去。

    现在整个集团谁不知道,总裁大人今天心情不好,已经把刚刚进去汇报的几个部门都骂了个狗血淋头。

    市场部的经理还因为数据出现严重错误,被总裁大人一气之下直接开除了。

    现在进去汇报,不等于去撞枪口吗?

    不等几个高层商量出到底谁先进去,总裁办公室的门,蓦地从里面拉开了。

    “总裁现在很忙,让你们都先回去,汇报的事情,明天再说。”金特助走到门口,一板一眼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我们马上就走!”一众高层如释重负,忙不迭的扭头就跑。

    见楼道里的人都走光了,金特助才连忙折身走回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池少,需不需要请医生?”

    办公室桌前,严承池坐在椅子上,修长的手指握着拳,按在唇边。

    猛咳几声过后,他指尖沾了一丝血迹,妖魅的脸庞上,看不见一丝血色。

    他冷漠的拿过手帕,将唇角的血迹擦拭干净,随手扔进了垃圾桶。

    “你也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的身体……”金特助还想说什么,被严承池阴鸷的目光狠狠扫了一眼,讪讪打住。

    恭敬的俯身,往门外退。

    办公室里,只剩下严承池一个人。

    冷漠的盯着眼前的报纸,目光落到报纸上夏长悦的脸,他子瞳紧了紧,将报纸卷成一团,扔进了垃圾桶。

    端起手边的酒杯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伸手按下内线,“让所有人都撤回来,不用再查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夏小姐这四年发生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从今天起,我不想再听见跟她有关的任何消息。”严承池眸光一暗,咬牙启齿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蓦地伸手将桌子上的东西都扫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叩叩——”办公室的门,蓦地响了。

    秘书顶着巨大的压力推门走了进来,小心翼翼的开口,“总、总裁,有个孩子要见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怔了怔,旋即皱起眉。

    只迟疑了一秒,认定了是瀚瀚,冷冷的启唇,“让他回去,我不会见他。”

    “总裁,这个孩子,你恐怕不能不见,送她来的人是……”秘书用力的吞了吞口水,话还来不及说完,就见办公室的门,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了。

    一颗可爱的小脑袋,贼溜溜的从外面伸了进来。

    再然后,是穿着公主裙的小身子。

    漂亮的大眼睛在办公室里扫了一圈,最后定在严承池的身上。

    下一秒,软呼呼的小身子,直接朝着严承池跑了过去,猛地扑到他身上,抱住他的大腿。

    扬起粉雕玉琢的小脸,甜甜的开口喊,“粑粑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