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唰——”

    黑色的豪车停在路边,车窗缓缓的降下来,露出严承池天怒人怨的俊脸。

    他冷漠的眼神,定定的看着近在咫尺的小公寓,伸手摘下墨镜,往副驾驶座上一丢,提前玩具盒,推开车门。

    正准备下车的时候,却瞥见一抹熟悉的身影,从小公寓里走了出来,神色匆匆。

    他身体微微一僵,动作微微顿住。

    下一秒,就见夏长悦朝着路边的一辆车子跑过去。

    她走得很急,手里还拿着手机,像是刚接到电话,往楼下跑一样。

    看见从车子里下来的安家夫妇,严承池微微一怔,将车门重新关上,冷冷的看着前方。

    夏长悦跑得太急,根本没有注意停在路边的另一辆车,一口气跑到安辰旭父母面前。

    “叔叔阿姨好,你们怎么会来这里?”夏长悦微微喘着气,看着眼前雍容华贵的一对中年夫妇,礼貌的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会来这种破地方,还不是拜你所赐!”安母啪的一下,将手上的报纸丢到了夏长悦的身上,冷冷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,我倒是小看你了,这么多年,你缠我儿子缠的还不够吗?你以为让记者曝光这种不实的消息,辰旭就会娶你?我告诉你,别妄想了,我们安家的门,你高攀不起!”

    字里行间,全是对夏长悦的嫌恶。

    夏长悦怔了怔,垂眸看向脚边的报纸,弯腰捡了起来。

    扫了一眼,子瞳微微一紧。

    “你们误会了,这个消息不是我让人曝光的,我跟辰旭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儿子的名字,你也配叫?”安母气焰嚣张的打断了夏长悦的话,走上前,上下瞄了夏长悦一眼。

    “本来你们夏家也算豪门,不过时移世易,我现在是绝对不会允许你这种混迹在娱乐圈的女人,跟我的旭儿扯上半点关系!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记者报道的消息跟我无关,请你说话客气一点。”夏长悦身侧的手,微微紧了紧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无理取闹的安母,想起上次安辰旭帮她的事情,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怒气。

    “就算不是你故意让人曝光的,也跟你脱不了关系!一个为了上位不择手段的女人,能干净到哪里去?我看你妈不是车祸死的,也得被你活活气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够了没有?”夏长悦眼神一冷,听见安母提起她过世的妈妈,指甲用力的刺进掌心。

    “是,消息是我曝光的,记者也是我安排的,就连报纸都是我让报社印刷的……你满意了?”夏长悦往前一步,直视着咄咄逼人的安母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真这么关心自己的儿子,就回去劝他离我这样的女人远一点,我感激不尽!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……贱人!”安母被噎得说不出话,憋红了一张脸,抬手就朝着夏长悦挥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一个响亮的巴掌,蓦地挥到夏长悦的脸上。

    白皙的脸庞,迅速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母还想再动手,一抹伟岸的身影蓦地挡在夏长悦面前,用力的擒住了她的手腕,力道大得几乎要捏碎她的骨头。

    “哎哟!我的手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