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天蒙蒙亮,夏长悦正睡得迷迷糊糊,手机却一遍又一遍的响起。

    “瀚哥哥,你的闹钟响了……”夏长悦娇小的身子一翻,抓起手机,朝着旁边的小家伙一丢。

    “今天是周末,瀚瀚大王不用去幼儿园。”小家伙从被窝里探出小脑袋,嘟哝了一声,又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一怔,歪着头想了想。

    对,今天是周末,所以她可以继续睡懒觉了!

    夏长悦扯过被子,将自己彻头彻尾的围起来,眼睛一闭,又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嗡嗡——”手机被丢在床边,一遍遍的响着。

    “谁呀,周末都不让人好好睡觉……”夏长悦嚯的翻身从被窝里坐了起来,盯着响个不停的手机,一把抓到手里。

    瞥见上面的来电显示,打了个呵欠,才接起电话。

    “灵儿,连瀚瀚都知道周末可以睡懒觉,你这么早找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心情睡懒觉?新闻头条都出来了,我说你是不是流年不利?怎么回回事情都是冲着你来的?”

    颜灵激动的在电话那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夏长悦一晚上都因为严承池,没有睡好,乍一听见颜灵的话,有些回不过神。

    想起她刚才提到头条,连忙移开手机,刷开新闻页面。

    【夏长悦再陷潜规则门!】简短的一句话,瞬间刺痛了夏长悦的双眼。

    她将新闻点进去,看清上面的配图,整个人都愣住了……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手机一下从掌心滑落,夏长悦呆滞的坐在那里,眼前不停的闪现刚才看见的那张配图。

    “嗡嗡——”手机又响了。

    夏长悦眼球微微转动着,良久,才从惊讶中回过神,伸手抓起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小悦悦,你看见新闻了对不对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跟小蝌蚪的爸爸,怎么会被记者拍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新闻上报道的那个样子,我昨天是去找严承池了,不过只是站在门口说了几句话,严承池顺路送我回来,我们什么都没有做!”

    夏长悦从床上爬下来,走出客厅,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打开电视,调到娱乐频道,果然看见跟她有关的新闻还在直播。

    “《一生挚爱》剧组庆功宴,夏长悦又陷潜规则门,被记者拍到衣着暴露,与不明男子搂搂抱抱,疑是某个投资商……”

    新闻报道上,严承池的脸并没有被拍到,倒是给了夏长悦一个超级大特写。

    前面几张照片是她一个人在门口徘徊的照片,另外几张,则是她摔到门里之后,被男人抱在怀里的照片……

    没有前因后果,只有苍白的几张照片,记者就大肆的报道。

    夏长悦抓着手机的手,猛地收紧。

    “这种不实的报道,眼不见为净,你现在应该庆幸,还好小蝌蚪的爸爸没有露面,否则恐怕你家现在已经被记者淹了……”

    颜灵正说着,想到什么,声音一下拔高了,“小悦悦,你今天千万别带瀚瀚出门,我担心你家楼下会有记者埋伏!”

    万一瀚瀚的脸被记者拍到了,上了新闻,那才真的会坏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