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刚才那一幕,强烈的冲击着她的大脑,夏长悦手心一紧,揉着瀚瀚小脑袋的手,不自觉的用力。

    一股强烈的不安全感,浮上她的心头。

    严承池早就知道她住在这里,如果让他看见瀚瀚……

    “小悦悦,瀚瀚大王要被你闷死了……”小家伙用力的抓住夏长悦的手臂,小脑袋拼命的从浴巾里钻了出来,憋红了一张精致的小脸蛋,泫然欲泣的望着夏长悦。

    小悦悦最近怎么了?

    之前把他关在门外,刚才又把他忘记在浴缸里……

    现在还想用浴巾捂死他……

    “对不起对不起,妈妈不是故意的。”夏长悦看着眼前跟严承池如出一辙的小脸蛋,将浴巾丢到一旁,就抱起瀚瀚,用力的抱着他,像是一松手,小家伙就会被别人抢走。

    “小悦悦,喘、喘不过气了……”瀚瀚被勒得骨头都要碎了,小爪子拼命的扯着夏长悦的手臂,无声哀嚎。

    完蛋了!

    小悦悦有了喜欢的野男人,瀚瀚大王要失宠了咩?

    -

    夜,深沉。

    只有微风时不时的拂过窗台。

    别墅书房里,刚刚处理完加急文件的严承池关上电脑,伟岸的身躯,慵懒的往椅背上一靠。

    闭上眼,眼前浮现的,是宴会上,让人惊艳的夏长悦,更是她换上家居服后,恬静温婉的模样……

    四年前,她还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大小姐,连照顾自己都不会。

    现在,她连孩子都会照顾了。

    想到她一个人带着孩子生活在一个小公寓,严承池胸口发闷,一股说不出上来的感觉,充斥着胸口。

    他从椅子上站起来,走到酒柜前,给自己倒了一杯酒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烈酒的烧灼感从喉咙蔓延而下……

    他猛地将杯子砸在墙上,转身走回书桌前,抓起手机,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们查的事情,查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池少,时间隔得太久,而且不能明着查,恐怕还需要些时间……”对方诚惶诚恐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严承池握着手机的手一紧,低吼,“一个月,如果再查不到,你们就都给我回家吃自己!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严承池转身,一拳砸在桌面上。

    “嘀嘀——”手机响起一道微信提示音。

    严承池怔了怔,扫了一眼手腕上的奢华腕表,眯起邪眸。

    十一点半了,这么晚,谁会给他发微信?

    他拿过手机,点开消息。

    “呜呜,小悦悦最爱的人不是瀚瀚大王了,瀚瀚大王好气好气,气得睡不着……”后面还跟着一连串大哭的表情。

    醋劲十足的小家伙。

    严承池拿着手机,才想起他今天去宴会上的目的,眸光微闪,“暂时还查不到那个人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瀚瀚大王差一点点就发现了!”小家伙气鼓鼓的说道,咬牙切齿的口气,像是要上去决斗。

    “差一点?”严承池蹙了蹙眉,“你发现了什么?”

    严承池等了一会儿,没有等到小家伙的回复,却瞥见了手机新闻上推送的头条消息,子瞳蓦地一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