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你的包。”严承池薄唇微启,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夏长悦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包落在他的车上了,连忙伸手抓了过来,抱在怀里,窘着脸开口,“谢、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严承池站在门口,望着她局促的模样,淡淡的应了声,没有说话,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。

    夏长悦的脑子,在看见他的瞬间,只剩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他看着她,她也看着他,半响,空气中,都弥漫着一种诡异的磁场,仿佛要将这一片冷冻起来。

    浴室里传来一阵水声,夏长悦猛地想起还在洗澡的瀚瀚,一下回过神。

    “那个、很晚了,我就不送你了。”夏长悦娇小的身子,拼命的往门口挡,抓着门框的手,指尖泛白。

    严承池在前,瀚瀚在后,要是万一让他们父子撞上了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神经一凛,脸色唰的变白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脸色很难看。”严承池单手插兜,看着她发白的脸庞,不急着走,反而淡淡的皱起眉。

    “太、太累了……睡一觉就没事了……”夏长悦语无伦次的说着,满脑子都是浴室里,就快洗完澡的瀚瀚。

    对上严承池打量的目光,她只觉得如芒在背。

    “小悦悦,瀚瀚大王没有衣服……”浴室里,蓦地传出一道稚嫩的声音,夹杂的水声,有些模糊。

    站在门口的两个人,同时愣住了。

    严承池垂眸看着夏长悦已经找不到半点血色的脸庞,他眸光微微闪了闪,脑海里,想起那个在微信上鬼灵精怪的小家伙……

    “宴会上酒喝多了,借用一下洗手间。”严承池蓦地开口,黑眸里的光色隐晦不明。

    “啊?”夏长悦心脏一抽紧,扶着门把的手,用尽了全身的力气,才让自己忍着没有直接把门关上。

    浴室里的水声已经停了,门口的空气却像是凝固了一样。

    夏长悦的脑子飞快的在转,不知道要用什么理由拒绝严承池,身体已经控制不住的轻颤起来。

    “嗡嗡——”严承池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夏长悦蓦地松了一口气……

    严承池看了她一眼,接起电话,“我知道了,我现在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他将手机放进口袋,深邃的黑眸,又深深的看了一眼夏长悦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眼前,夏长悦连忙关门,娇小的身子靠到门板上,双腿一软,直接瘫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抓着门把的手,指甲都已经抠断了……

    半响回不过神。

    “小悦悦,你是不是有野男人就不要我了?瀚瀚大王要裸-奔了……”小家伙稚嫩的声音,透着浓浓的委屈。

    软糯糯的小身子挪到了门口,两只小胖手还害羞的捂住了,黑漆漆的大眼睛,直勾勾的看着坐在门口的夏长悦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想起还在浴室里的小家伙,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用浴巾将他裹起来,抱出了浴室。

    把小家伙放到沙发上,夏长悦双手机械的替他擦着湿漉漉的小脑袋,脑海里,却不断的浮现着今天晚上发生的一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