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晶莹的大眼睛眨巴眨巴,半响,才从刚才听见的话里回过神,猛地抬起头看他。

    严承池已经越过她的身边,走到了门口,静静的站在那里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垂在身侧的手,往大腿上捏了一把。

    疼的呲牙咧嘴!

    会痛,就不是做梦?

    所以,他刚才真的说了顺路送她?

    夏长悦转过身,呆呆的看着严承池伫立在门边的身影,有些犹豫要不要跟上去。

    万一,是她听错了呢?

    可万一,是真的呢?

    就像是两个小人在脑子里打架,夏长悦纠结的抠着掌心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抵不住心底的声音,硬着头皮走到他身边。

    严承池扭头看了她一眼,提步朝着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走到楼梯口,夏长悦才想起什么,连忙伸手拉住了他的手臂,“我忘了跟向枫说一声,我先下去打个招呼,一会儿去停车场找你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严承池黑眸掠过她发白的小脸,淡淡的启唇。

    目光落到她抓着他的小手上……

    她葱白的手指,因为紧张,抓得很紧,指尖的温度,透过衬衫,紧贴着他的皮肤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顺着他的目光,才发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,连忙缩回手,娇小的身子一转,朝着楼梯口先跑了下去。

    一直跑下楼,跑出到宴会厅门外,才猛地停了下来,长长的吐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双手用力的攥着自己的裙摆。

    听见周围的人一直在讨论跟严承池有关的话题,她想起自己刚才差点这么跟严承池下楼,惊得出了一身冷汗……

    还好她关键时刻想起来了,先一步下楼了。

    不然被人看见,还不知道会传成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严承池现在这么不喜欢她,应该不会想跟她扯上什么关系,哪怕是绯闻,他应该也会不高兴吧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伸手拍了拍脸颊,回过神,就连忙去找向枫,只说了身体有些不舒服,就溜出了宴会厅,小心翼翼的避开人群,朝着停车场走过去。

    走到偌大的停车场入口,她才想起来,她刚才忘了问严承池的车子停在哪里,停车场这么大,她要怎么找?

    就在夏长悦纠结着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,一束光芒忽然打到了她身上,一闪,又一闪。

    她怔了怔,转过身,看着光芒的来源。

    黑暗中,就像是一种指引,哪怕看不清车子和车牌号,她就是认定那是严承池的车子,快步的朝着光源的方向走过去。

    车窗降下来,露出男人天怒人怨的俊脸。

    昏暗的光线下,透着让人沉沦的魅惑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看呆了。

    “上车。”他推开车门,冷漠的开口。

    夏长悦不敢迟疑,连忙坐了进去,迅速的扣好安全带。

    车子里的空间很小,安静的夜路上,连彼此的呼吸声都能听见。

    夏长悦很久没有单独跟严承池这么靠近过,整个人都紧张的贴在车门边上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时间久了,身体都僵硬了,更加不敢动。

    只能扭过头,从车窗上,偷偷看着身边开车的男人……